• 2009-12-31

    谎言因其力量而真实

     

     

     

     

     

    断断续续读了很长时间,终于把《波多里诺》看完了。在豆瓣上看看别人怎么评论,有高人啊。具体的我就不说了,可以去那看看。鉴于它是一本厚达五百多页的长篇巨制,其内容包含政治、历史、宗教、战争、爱情、游记……我只能讲讲个人的感触,也是只及一点。

    小说中彭靼裴金城里的不同种族,各有各的语言,并且坚持认为别的种族的思想都“不正确”。这再次让我想起那个巴别塔的母题。只是置身于艾柯创造的语言世界,这样的分歧除了因为虚无而好笑之外,又因浏览时感受到的游戏性而好玩。我不知道是因为小说读的,还是因为年龄的原因——或许后者的可能性更大,我对所谓的“真实”已经越来越淡漠了。相反,我对虚假和谎言的东西越来越感兴趣——这必定能解释我对虚构小说的热爱。

    那些谎言和虚构,在故事和真实的历史中一次一次地引来幸福与痛苦,因而本身成为历史和故事的一部分。或许只有我们模糊掉真实与虚构,真相与谎言之间的道德界限,才能真正地接近我们的历史与今天。当我们深入到谎言内部,了解它的诞生、它的作用、甚至还有它对千百年的巨大影响,我们已经不能简单地去揭露它,而只能称颂其为一部真正的史诗了。在这背后,藏着的是人类千百年来的弱小与残缺,梦想与歧途,憧憬与罪孽,不屈与荒唐。

    最后,让我们为人类的渺小和无知而轻叹一下。因着大悲悯,我们可以为神祈添灯。

    摘录:

    “你为什么如此睿智?”有人问他。波多里诺回答:“因为我隐藏自己。”

    “你如何隐藏自己?”

    波多里诺伸出一只手,让他看着自己的手掌。“在你的面前看到了什么?”他问。“一只手。”对方回答。

    “你瞧,我把自己藏得很好吧。”波多里诺说。

     

    Tag:阅读
  • 2009-03-08

    转发人报20周年社庆消息

    来源:http://blog.sina.com.cn/beiyangren

    曾经在人报不同的小屋中工作、痛饮、飙歌、清谈的兄弟姐妹:

    你们这些年好!

    1989年发生了许多事,其中至少有一件可以被公开合法的纪念,那就是一份叫作《北洋人报》的报纸在那年的四月一日创刊了,连带的还有一种理想主义的愚顽情怀,在日后越来越精明的“唯物主义”的时代氛围中逐渐成为人报的小传统。这份报纸的延续,在一所理工科院校,让陆陆续续的我们受益匪浅。曾几何时,当这份报纸流经我们,我们的大学时光因此虚度得如此精彩。这些精彩,这个精彩的接龙游戏,就是《人报》的流水与传奇。

     

    《人报》与其他所有大学社团有个显著区别——它的成员可以保持纵贯十几届的友情,时间的挑拨离间,未能使友情淡化,即使毕业多年,许多童鞋仍然生活在某种《人报》的氛围里。那么,在它创刊二十周年的日子,让我们放下一切俗务,抛妻弃子,来一次回到从前的狂欢之旅!

     (社庆结束,以下省略)

    Tag:记事
  • 2009-02-18

    密室中的旅行

    保罗·奥斯特较近的作品。

    我想起《少年P的奇幻漂流》里作者说过的一些话。他说,有一段时间对写作很困惑,总觉得自己的小说里缺少点什么,于是去了印度。还好,他在此感悟到的不只是异域文化这样的新鲜口味。他想明白了:自己的小说里缺少“感情”。

    当然,作家会有自己的写作观念。或者是情感取胜,或者是技巧取胜,还有思想取胜的。如果说保罗·奥斯特师承的是博尔赫斯那样的风格,那么我只能说,世界上只有一个博尔赫斯。你可以在博尔赫斯那条路上或模仿或创新地走一段,但也局限于此。越是阅读保罗·奥斯特,我越是对这个作家感到模糊。我找不到一个核心,一个属于作者的强烈印记,让我对此念念不忘。从技巧而言,作者把自己藏在一片作品的迷雾之中,不失为一种魅力。但即使是迷雾,那也应该是一种独特的迷雾,仅仅属于这个作者的。

    《密室中的旅行》叙述了一个周而复始的故事。这仍是一场智性的游戏,但是这个游戏的有趣程度,正呈现边际递减。我也越来越感觉保罗·奥斯特缺少点什么。也许是“开阔”,或者更准确地说:“辽阔”。

     

    Tag:阅读
  • 2008-11-21

    装修回顾(过程篇)

    我这是半包,找的装修队。原来以为会比较省事,但很快发现每天都得过去看着,必须跟工人沟通,告诉他们你的想法和要求。而且也要及时阻止他们偷工减料。幸亏我上夜班,白天可以去工地看着。在最忙的时候,我每天一大早坐一个小时公交车去房子那,到下午回家,晚上再去单位上夜班,相当于同时做两份工,呵呵。装修过程中拿手机随便拍了拍:

     

    厨房这重新砌的墙:(后来发现这墙砌得比较差,但也没办法挽回了。)

    师傅提醒我把所有的水电改造都拍下来,以后墙上凿眼的时候好躲开管线: 

    我之前在墙上标注了预留开关插座的位置。装修中跟师傅商量后有变动。

    瓦工进行时。。。 

    。。。。。。

    装修中接触了一些工人,加深了我的地域成见。确实有的地方的人比较聪明负责任,有的地方的人不行。遇到一个又笨又可怜的工人,气得我够呛。你说他吧,看他那么卖力,还不忍心。

     

    Tag:装修
  • 2008-07-12

    装修第一滴血

    昨天下了定金,今天又交了部分预付款,把门给定了。装修第一笔钱花出去了。

    这些天来:

    手机的计算器功能被频繁使用,计算尺寸,价钱,预算……直算到手抖。保守估计得7万……那些倒霉的书,我光给他们安排俩大书柜,就得花两千多块钱!

    看好的一些东西,上网一查,发现是可疑品牌。那个心情啊……

    牌子太多太多了,多到让人崩溃,麻木。你越看你就越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东西当然是好,但是如果一个东西比另一个东西好1%,意味着价钱要高出至少30%……同样式样的一张衣柜门,索非亚就是要高出4倍的价格…… 

    最频繁遇到的词语是“国产”与“进口”,大部分产品国产的据说都比进口的低劣很多。

    最让人迷惑的词语是“环保”,所有人都声称自己的产品是E1。

    现在,在离动工还有不到一个月,我自暴自弃的心理越来越重了。干脆,干脆我就买劣质产品,至少东西坏了劣质了我有个理由说服自己:反正这是便宜货。我花很多钱买来的东西一旦有问题,我肯定会更郁闷的!

    还有,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晃荡到要8月份装修。刚好赶上奥运会,据说交通管制很多材料可能运不进来,连店老板都心里没底。也不知道这工期是否要被延误。

    越是忙的时候,事情还越多。我要抓紧忙活去了。下线。。。 

     

    Tag:记事 装修
  • 2008-07-06

    我们来演90后

    这个45度角不知道学的像不像,哈哈

     

    Tag:哈哈
  • 2008-05-15

    我们都是幸存者

    这场大灾难发生时,大半个中国都在战抖。

    这些天,大量的文字、图片、影象,都在讲述这场大灾难。感同身受之余,最强烈的渴望就是拥抱,拥抱自己的亲人、恋人。因为,我们都是幸存者,只不过这次地震,你所在的地方赶巧不是震中而已。

    今年真是多事之秋啊。2008。

    Tag:杂谈
  • 2008-03-27

    买了hp3808

    在3802和3808之间犹豫了一下,买了3808。

    在网上看到一堆人说这个本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惴惴ing。。。但愿我不会中奖吧。

    这个性价比和外观,诱惑了我。省下点钱等着买IPHONE吧。这本子回头用用再说。

     

    Tag:记事
  • 2008-03-20

    准备买本了

    之所以最近没更新blog,原因是我那倒霉的二手笔记本,已经不行了。一次酒酣失手中碰倒到地上,电源插线头断在里面,修理的时候因为这种机型太老,没配的。后来勉强用不匹配的线接了下,用过一段时间,就彻底不行了。

    可我不习惯在办公室里打太多字。

    打算去鞍山西道看看,有没有中意的笔记本。下了左小诅咒的《你知道东方在哪一边》,总得听听吧。还有,那么多的时间,总得打发吧。总看书有点文字疲劳。 我要放松一下。

    最近读完了《墓中回忆录》、《一个岛的可能性》,正在读《昨日之岛》。

    三本书,风格太不一样了。最刺激的是《一个岛的可能性》,很黄很暴力。如果写读感的话,那么标题应该是《speeler的阐释》。

     

    Tag:记事
  • 2008-03-02

    今风书局

    天津图书大厦的边上,苏州道,有家今风书局。偏人文的打折书店,环境很舒服。

    进去逛了一圈,国货为主,外国文学就挑上这本《墓中回忆录》,5折。

    在保罗·奥斯特的《幻影书》中,提到过这本《墓中回忆录》。作者法国人,名叫夏多布里昂,43岁开始写此回忆录,当时即决定在死后才出版。夏多布里昂从十八世纪活到十九世纪,那是一个动荡的年月。因为其家庭的贵族背景,作者也牵涉到当时的政治旋涡之中。

    贵族对于我们而言,是一个陌生的概念。关于没落贵族,最著名的也许是纳博科夫。不过纳博科夫同夏多布里昂走的是完全不同的路线。后者笔下流露出来的,只是疲乏,厌世。一个开始写回忆录的人,大概感觉自己这一辈子也不会有什么别的期待了。可作者当时才43岁……

    关于这本书的命运,奥斯特在《幻影书》里八卦多多,非常有趣。等我读完了回头一气儿说说。

     

    Tag: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