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6

    丰宁坝上

     

    大学宿舍同学及其家眷朋友等10人,10月1日出发包车抵达坝上,10月3日回到天津。除了骑马、爬山、看那么简单的一点风景、野蛮地吃掉一只整羊(连内脏都煮汤做成羊汤,连骨头都炖成羊蝎子)之外,期间主要活动就是拱猪和玩杀人。当然我们不禁要问,跑那么远去打牌,是不是有病啊?不是,真的,我彻底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因为你绝对需要找一个地方,除了玩什么也不会去想。因为你绝对需要找一个地方,除了玩什么也不会去想。

    没拍多少照片,拿几张出来大家看看,天真蓝啊:

    长得很像桌面壁纸。天上有个白点看不太清楚,其实放大了看你就知道,那是大白天里的月亮。

    白桦林。这个名字被某些文艺作品诗化了。你需要去观看,去穿行,去抚摩那些树木,恢复对它的真正感知。

    逆光,取景很烂,呵呵,没拍好。但是我喜欢那些光的层次感。

    这棵白桦树在草原上掉了队,我不知道它是哪部分的。

    兄弟傻照。

    强烈的紫外线,有些冰凉的空气,我们杀人。

    等我从同学那里取来我骑马的照片,再发上来吧。我很喜欢那匹小白马,据说有蒙古血统,有些刚烈,看到别的马跑它就想去追。骑马的感觉真的很爽,尤其是骑不那么老实的马,就像这熊熊燃烧的篝火。

     

    Tag:旅行
  • 2007-09-21

    塔罗

     

     (书不错,里面赠的牌不好,牌面的图跟牌义关系费解,可能根本无关)

    最近正在学塔罗占卜,记牌的时候发现自己记忆力好差啊。虽然我知道大卡牌应该在理解的基础上记忆,但还是觉得挺费劲的。一些牌的含义,不同的人说的也有出入。另外我不喜欢我手上那副很弱的漫画牌,可是,可是我又觉得它跟我的关系不错,真的是比较灵验,似乎不应该换传说中画得最好的韦特牌。

    周末打算找朋友练练手,呵呵。这之前我也拿自己练过手,比如我问,塔罗塔罗,你告诉我,我在你眼里是什么样子的?然后随便抽取一张,出现在我眼前的是“愚人”,fool……我对这个解释非常满意。因为fool的核心含义就是流浪。我想不出还有哪一张牌更适合形容我,真的。

    当然,我也问过一些别的问题,看它知道不知道我的秘密。比如我问,你说说看,我的初恋是个什么样的人?它的回答是“月亮”。对于这个回答,我感到满意。我希望它以后再接再厉。

     

    Tag:塔罗
  • 2007-09-18

    1936年“最新天津全图”

    上初中的时候,我跟同学无聊时会玩在地图上找某个地名的游戏。一人说一个最小最不起眼的地名,让其他人去找。那时候使用的都是地理教材上的地图,各省的都有。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名字,找出来就觉得特开心——上课实在没什么别的好玩,看武侠可能被老师没收,还是这个游戏比较安全,我们乐此不疲。

    上高中时第一次买了份县城地图。城市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一帮同学没事就拿着地图到处闲逛。我们去过的一些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印象模糊,甚至回去的时候可能都找不着了。我能记起一些地点的景象,但是不知道如何去那些地方——是不是有点像桃花源?

    后来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买那个城市的地图。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今天。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尽量利用地图坐坐公交车,因为那样可以在车上听到当地的方言,见识一些当地人的言谈举止。05年去青海的时候,同行的小路买地图时说,一个地方的地图只能在当地买到。我那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买地图又多了一个理由了,呵呵。在今天,商品全国流动,你完全可以在一个城市买到另一个城市的所有出产。但地图例外,地图是一个地方真正的土特产。

    这是上周末在北京逛书店的收获之一,1936年的天津地图。那时全面抗战还没有爆发,一些租界已经被冠以“旧X国租界”,可能是撤销了。当时天津城除租界外还分为8个区,3个特区。在如今的中环以外,都是郊区,到处是坟地。现在看起来,许多中国特色的地名还是没有改变,但是有明显殖民色彩的地名已经更换了。这在道路名上尤其明显,像“爱丁堡道”这样的洋名字,都换以毫无新意的全国省市名。当然,“爱丁堡”也是个恶俗的名字。

    Tag:杂谈
  • 2007-08-29

    大富翁之梦幻岛

    大富翁这个游戏经典啊。以前上学的时候,宿舍里经常四个人一起玩,哈哈。如今又出新版本了。

    (8月28日,在德国北部城市汉堡,一艘拖船拖着巨大的“大富翁”游戏棋盘从易北河上驶过。在易北河上展示这个144平方米的大棋盘目的是为新游戏“大富翁之梦幻岛”做宣传。 新华社/法新)

     

    Tag:游戏
  • 2007-08-22

    鲁羊的诗

     

    在我所居留过的房间中,现在这里是最让我感觉陌生的。心烦的时候想到不如读读诗。拿出鲁羊的《我仍然无法深知》,随手一番,这首诗落进心里,呵呵,很见效,不烦了。

      

    组诗《麻衣》之11

     

    我来擦擦房间

    擦一擦广大的世界上这块特定的

    地方

    阳光在窗外行走

    一部分积雪也在窗外融化

    可我们的影子或浓或淡

    始终沉淀在房间里

    今天我端来一盆清水

    要再次把熟悉的事物擦洗一遍

    因为我们被迫在这个地方

    停留多年

     
    Tag:阅读
  • 2007-08-04

    莎士比亚的谄媚

     

    以前还真没读过莎士比亚。偶然看到他的这首十四行诗,那个谄媚啊:)

    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7节

    未来的时代谁会相信我的诗,
    如果它充满了你最高的美德?
    虽然,天知道,它只是一座墓地
    埋着你的生命和一半的本色。
    如果我写得出你美目的流盼,
    用清新的韵律细数你的秀妍,
    未来的时代会说:“这诗人撒谎:
    这样的天姿哪里会落在人间!”
    于是我的诗册,被岁月所熏黄,
    就要被人藐视,像饶舌的老头;
    你的真容被诬作诗人的疯狂,
    以及一支古歌的夸张节奏:
        但那时你若有个儿子在人世,
        你就活两次:在他身上,在诗里。

    注:引自《父亲:神话与角色的变换》(东方出版社曼荼罗丛书)

     

    Tag:阅读
  • 2007-08-01

    下一个是谁?

    6月30日是杨德昌。

    7月30日是英格玛·伯格曼,米凯朗基罗·安东尼奥尼。

    如果这里存在某种数字逻辑的话,我猜8月30日应该是三个导演……

    悲剧总是具有荒谬的一面。这些电影史上的不幸,此刻让我想起一个虚构故事。话说上帝见美苏冷战,人类笼罩在核阴影当中惶惶度日,决定略施惩戒。最后方案出来了,全能的上帝决定每周二晚上从人间带走一名最杰出人物。首先是苏联的元首神秘死亡。美国政府正欢欣鼓舞,第二周周二厄运降临到他们头上,美国总统突然神秘死亡。接下来还有英国的首相,还有……同时死亡名单开始从政治家扩大到艺术家、学者……大量的政客纷纷辞职,政府陷入瘫痪,和平瞬间降临。更有一些自诩为人类精英的人物,大张旗鼓地准备后事,可死亡却迟迟不愿降临他们身上,为了顾全面子,不得不在周二晚上自杀……这个恶作剧持续了一段时间以后,上帝乐得不行了,才终于停止了游戏。

     

    Tag:电影
  • 2007-07-25

    时间

     

    窗外……

     

    Tag:记事
  • 2007-07-25

    扫兴

     

    Tag:哈哈
  • 2007-07-15

    恩,还得努力

    去过的地方:

    从这里可以生成:

    Tag: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