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5

    小时候,匪格格

     

         

     

     

    加菲猫说,巧克力的麻烦是,你吃完了,它就没有了。这是多么大的遗憾哪!书的情况稍微好点,你看完了,你还可以再看一遍嘛。桑格格这本《小时候》,就是一块值得舔很多遍而且总也吃不完的巧克力。需要提醒的是,阅读这本书应注意如下事项:

     

    1,阅读《小时候》时,请确认周围没有别人,不然你总在那看得时而微笑时而大笑甚至狂笑,偶尔还唏嘘感慨,会被人侧目的。

     

    2,不要边看书边喝水或吃饭,尤其不要在这样的时刻吃饼干,小心喷哦。

     

    3,最好事先有点四川话的基础。知道书中“格老子”、“匪”、“瓜”、“捶子”、“宝器”、“龟儿子”、“雀雀”等等常见词汇的含义。

     

    4,过于严肃缺乏娱乐精神者或者有语言洁癖、道德洁癖者请勿阅读,免得伤了肝。有医疗保险当然就无所谓啦。

     

    5,模仿爱好者请在家长的指导下阅读,因为书中某些生活经验具有一点的危险性。比如唱着“I can fly, 做勇敢的女孩”冲过车辆密集的马路。

     

    6,有些知识是当时的看法,比如胡志明虽然死于河内,但并不是淹死的。

     

    7,感情脆弱的女性读者请备纸巾。感情脆弱的男性读者,如果你哭的话……你还是去做个小手术吧。

     

    ……

     

    但愿我已经成功地给了你这样一个初步印象:这确实是一本不平凡的书。事实上,这是我见到过的最有趣的语录体小说,其好玩程度达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作者生于1979年,讲述了作者从那个年份至今的种种生活趣事。在大量容易引起同龄人共鸣的生活经验之外,更有这个四川瓜妹子独特的惊世骇俗的种种故事,匪气十足,宝气十足,性情十足。多愁善感与豪爽霸气,简洁克制地溶解在这些短小的句子当中,生活百味调成一体,让人感慨万千。读的时候我甚至充满嫉妒,她的记性咋就这么好喃?她咋就有这么多有趣的经历喃?格老子的!

     

    在这样炎热的季节里,阅读这本书却给人带来一种非常舒适的温暖。作者说,冬天的时候总是想不起夏天的热,而夏天的时候总是想不起来冬天的冷。而我通过读这本书,真的在这样一个夏天感受到了冬天的冷和冬天的温暖——那些生活中的艰难时刻,读来让人感同身受;而作者的真诚、直率、坚强、乐观,则散发着人文的温暖光芒。书中充满了一种久违的感觉,笨拙、懵懂、冲动、善良、纯真、虚荣乃至恶毒,都散发着青春独特的气息。难能可贵的是多年后的今天,作者仍将这种气息在心里保存住了,让往事写出来如同昨日重现。大约作者的“瓜”在发挥作用吧,正是这“瓜”气有效地抵挡了成长带来的世故。赤子之心,难能可贵。

     

    这本书我是借来读的。读完以后,打算再去买一本,哈。

     

    更好的评论:

    我们都爱桑格格——读《小时侯》

    童话人生

    小时侯:桑格格——重叠的童年记忆

     

    桑格格的blog:桑格格桑格格

     

     

    Tag:阅读
  • 2007-06-29

    一通大雨,阳台上全是水。等我从梦中惊醒,一切都来不及了,发了3秒种楞,开始抢救阳台上纸箱里那些DVD。擦干的过程中,发现若干碟片在这几年中我不知道的时候暗自腐蚀了。

    挑选几张腐蚀得比较有个性的,发来看看:

     

    Tag:记事
  • 2007-06-15

    好书买不完……

    在卓越网犹豫了很长时间,最终还是下了单子:

    弗农小上帝/21世纪外国文学大奖丛书 (1)
    黑书(帕慕克作品,以侦探推理的方式追寻文字与身份之旅) (1)
    恋爱中的博尔赫斯 (1)
    纽约三部曲 (1)
    亲吻与诉说(德波顿作品系列) (1)
    三分之一的加菲猫 (1)
    三个六月—2002年美国全国图书奖 (1)
    嗜书瘾君子 (1)
    小白尿床了 (1)
    雪(200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最受争议的政治小说) (1)
    伊斯坦布尔:一座城市的记忆(帕慕克回忆录,最受推崇的著作之一!) (1)
    与死者协商-布克奖得主玛格丽特·艾特伍德谈写作 (1)
    最后的天空之后(巴勒斯坦人的生活) (1)
    作者·作者 (1)

    虽然有相对多的折扣,但还是要两百多块钱。此外还有个更严重的问题就是,我怕长此下去,“家将不家”,要变图书馆了。而且搬家太恐怖了,虽然可以找搬家公司,但是你总得自己打包吧。上回搬家,光打包就累得要死。

    最大的感慨就是,好书买不完。现在基本上每个月都有一批值得出手的新书出来。原来想着,把一些经典的书买齐了,这事就算过去了。现在明白,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不断有新的优秀作者会浮出水面,不断有国外以前的好作品被翻译过来,这个是没有尽头的。

    帕慕克的《我的名字叫红》之后,出了《白色城堡》,买了。这回出了《伊斯坦布尔》、《雪》、《黑书》。我照单全收了。

     

    Tag:阅读
  • 2007-06-08

    终于换机器了

    办公室电脑全换,虽然备份资料把我折腾个够,但新机器配置好多了,爽啊!再也不用忍受聊天的时候打字老半天才显示出来的痛苦

     

    Tag:记事
  • 2007-05-26

    twitter

    据说如今不知道twitter,就已经很落伍了。所以认真地看了这篇博客(点链接),心虚啊,加紧学习还来得及。

    从blog到twitter,语言的使用越来越短了。google公司推出的这个twittervision网站最好玩。无聊的时候,你就对着这张世界地图,看看全球的人们此刻都在干什么,发现虽然你自己无聊,但是世界上其他人并不无聊吧……你自卑去吧。当然你也可以加入他们的行列,告诉别人你真的有事情做,你不无聊,让别的无聊人自卑去吧。

    谈论股票的人越来越多了。读《老子》的时候,看到一句:“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大概是说这事吧。我马上要去睡觉了。天亮后,当你们都早起工作的时候,便是《老子》另一句了:“众人昭昭,我独昏昏。众人察察,我独闷闷。”因为那时候我正闷头昏睡呢:D

     

    Tag:网络
  • 2007-05-19

    点击数

    看了一下,点击数已经超过一万了,呵呵。这其中我自己就贡献了不少。blogbus的统计方式很能给人虚荣心,刷新一次增加一个点击,而我每发表完了都要校对一次甚至多次。此外,blogbus也很能保护使用者的自尊心,因为许多模板上不显示点击数,只有在管理操作中才能看到。:p

    来到blogbus以后,通过tag发现了越来越多有趣的博客。有空的时候会过去看看。这算是意外的收获吧。

    弟弟在北京找了个工作,不知道能干多长时间。明天送他过去。某个时候,惊觉曾经的朋友一个个都去了北京,天津都要成为一座越来越孤单的城市了。不过我想我大概是难以挪窝了。也好,我来保留一块根据地吧。北京的朋友来天津玩找我啊。

    最近打算好好学习《道德经》。随着年龄的增加,我同时也发现,越来越多的朋友都快成仙或成妖了……

     

    Tag:记事
  • 2007-04-26

    你唱的什么拍子?

    卓越网买来:

    《激荡三十年》
    作者:吴晓波  中信出版社

    《海》
    作者:(爱尔兰)约翰·班维尔    作家出版社

    《波多里诺》
    作者:(意)安贝托·艾柯   翻译:杨孟哲   上海译文出版社

    《草原帝国》(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作者:(法)勒内·格鲁塞   翻译:蓝琪   商务印书馆

    《恋爱中的诗经》
    作者:燕窝    花城出版社

    《海子作品精选》(跨世纪文丛精华本)
    作者:海子    长江文艺出版社

    《雅致的精神病院-美国一流精神病院里的死与生》
    作者:(美)艾里克斯·宾恩    翻译: 陈芙扬  上海人民出版社

    读库书吧逛了逛,买了两本书:

    《逃跑》
    作者:让-菲利普·图森   翻译:余中先   湖南文艺出版社/午夜文丛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作者:余华   上海文艺出版社

    和猪黎到天大拉一帮人玩儿。在学一食堂吃完晚饭以后,去青年湖边喝酒,弹吉他。几年以前,我们就是在那块儿,31斋的楼下,青年湖边上,夜夜笙歌。天气暖和的日子,几乎每天晚上我们一帮人都是喝酒喝酒——花生米、榨菜、啤酒、吉他,日复一日,仿佛把时间架空了,也仿佛被时间架空了。昨天其实是我刻意安排了这一出,我们又在那里喝酒了。让我稍感失望的是,我们已经毕业5年了,不过还是有许多当年的感觉,我们的性格趣味变化都不大。我以为能折腾出什么新体验出来呢。

    不过新发现还是有的。至少,在五六年以前,我们没有留意到青年湖里那么多青蛙的嚷嚷,也没有争论过青蛙唱的那是几拍子。我们停下吉他,认真地倾听,我们发现:有四四拍子、四三拍子、还有五拍、九拍……这是布鲁斯,那是恰恰恰……

    我们跟青蛙对歌:两只青蛙两只青蛙叫得怪,叫得怪,一只四三拍子,一只四四拍子,真奇怪,真奇怪……

    事实上,我们都没醉。因为后来我们都是骑自行车回的家。

    附:当时经常一起喝酒的人有我、小蔡、猪黎、耗子、李州,还有几个哥们忘记名字了,呵呵。

     

    Tag:记事 阅读
  • 2007-04-15

    打搅了,孔明先生

     首先播报一则新闻:

    湖北襄樊举行庆典纪念诸葛亮出山1800年

           新华网武汉4月13日电(记者方政军黎昌政)历史文化名城湖北省襄樊市13日在古隆中三顾堂前举行盛大庆典,隆重纪念诸葛亮出山1800年。

        庆典从上午9时30分开始,湖北省旅游局局长郭玉吉和襄樊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德炳为诸葛亮铜像揭幕。身着汉服的学子,在三顾堂前齐声诵唱《诸葛亮出山歌》,诵读《隆中对》。

      诸葛亮十三四岁时来到襄樊,17岁躬耕于隆中。1800年前的公元207年,刘备“三顾茅庐”于隆中,诸葛亮提出了著名的《隆中对》,随后出山辅助刘备创立蜀国,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深厚的三国文化是襄樊最宝贵的文化资源,诸葛亮已成为襄樊的一张文化名片。

      13日上午,襄樊三国文化广场还成功举行了航空飞行器飞行表演。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襄樊还将陆续举行汉江奇石--三国人物脸谱展;书法、美术摄影展、易中天“三国源头话诸葛孔明”讲座;孔明灯会、三国文化沙雕展、三国文化知识竞赛系列活动。来自海内外知名学者还将参加诸葛亮文化学术研讨会。

    刚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笑得前仰后合。简直,有恶搞孔明先生的嫌疑。可是人家襄樊市是作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在做的,这严肃于是显得更加可笑。诸葛亮出山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无非就是为了开发旅游业。看看组织的这些活动,“身着汉服”,追赶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时髦,唱戏似的。至于三国文化是什么,对今天有什么意义,其实未必有几人说得清楚。襄樊现在存在不存在所谓浓厚的三国文化?怕是没有吧。飞行器表演跟诸葛亮有什么关系?哦,孔明灯?至于别的那一系列的“文化活动”,毫无新意。居然还有三国文化知识竞赛这么老土的项目。总之,我们既看不到深入的对孔明先生的理解和认识,也看不到对他的真诚情感。倒反而彰显出整个活动的文化贫血。本来嘛,诸葛亮出山这个事情没有多少文化含量,你非要给他加上点什么,而且又加得那么蠢,自然乏味可笑了。什么叫媚俗?这就是了。什么叫恶俗?这就是了。

    联想起如今祭祀黄帝炎帝,全部都是由政府牵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举办者本身的创意和文化情感就有限得很,文化的壳是空的,你怎么使劲也没用。相反,这样铺张的纪念活动,倒凸显了文化的贫瘠。热热闹闹过后,跟散戏似的。我真是怀疑,有几个人会因为这样的活动而对这个人造景区产生兴趣,以后过去旅游。中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但是首先要想清楚,哪些历史已经与今天没多大瓜葛,哪些文化其实已经死掉了。把什么东西都从历史的尘埃中挖出来,急功近利,上了彩妆卖钱,可能反而让这些东西再死一遍,甚至可能死得更加彻底。

    发展经济,如今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几年,似乎越来越多的人看好旅游业。各种“文化复兴”活动便大跃进似的冒出来,充斥着假、大、空。我们羡慕日本和韩国,羡慕欧洲,人家的历史文化保存得非常完好。惟独我们无法理解人家的那种原汁原味,那种历史与现在的血脉贯通,那种既有继承又有创新的态度。我们无法做到让历史文化与现在的生活连接在一起,不能让人的情感生活在连续的历史当中。如果真要宏扬历史文化,那么我们首先要做的也许是从情感上去认同历史文化,推比古人,自信地依照一种古老的生活态度生活下去。此外,历史文化首先是一个“是什么”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应该是什么”的问题,也就是说,不能为了意识形态的目的而去任意地解释它,并且强行散布这样的解释。无论怎样的扭曲,历史最终都会要回归它本来的面目,谎言总有一天会被戳穿。那些伪造的古代遗迹遗址,那些编造的神话故事,那些断章取义的阐释,注定会是徒劳的。而且现在应该有更多的文化打假!

    文化的承载者应该说是普通百姓,而不是政府。这样的文化活动只有是民间的、自发的,才能保证其真诚、真实,也才能有感染力和号召力。可是这样简单的道理,却被地方政府视而不见,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另外一本账,他们还要继续忽悠下去。本地人有面子,领导有政绩,旅游业打了广告,多赢嘛。可是,这样无根的文化有持续的生命力么?怕是插在花瓶里的花,没几天就要枯萎吧。只是,没有人再深究了。

    回到一开始那则新闻,有意思的是,还有另一则新闻与此对照:日前,西安市委党校历史学教授胡觉照写给教育部教材司一封建议信,认为应将诸葛亮的《出师表》撤出中学语文课本。胡觉照认为,诸葛亮《出师表》发动北伐战争的原因是要报恩于刘禅,表现出的是一种愚忠。因此,《出师表》作为范文被选入初中课本,对没有完全辨别能力的初中生来讲,容易形成“愚忠”思想,不利于形成科学的军事观,甚至不利于形成“止战息兵”的观念。

    不愧是党校历史学老教授啊!如果说诸葛亮是“愚忠”、好战,那么这位老教授是什么?

    我坚信,如果孔明活过来,他看到这两则新闻以后,一定会坚决地死去。

    BTW:没错,我们生活的当代其实就是由一个个荒唐的笑话组成的。我们应该从当代获得娱乐,去古代寻求知识和智慧。

     

    Tag:杂谈
  • 2007-04-14

    让人郁闷的《博尔赫斯八十忆旧》

    西川翻译,唐晓渡编辑。

    这些谈话,倒未见得给人多少真知灼见。何况这几次谈话,问者总会重复几个相同或相似的问题,博尔赫斯回答的内容也都差不多。书中博尔赫斯的性格倒很有意思,这个世界上曾经有这么一个老头,真好。

    应该说,我还是非常喜欢阅读这些谈话的。可是,这本书的错别字纠缠着我,让我郁闷。我没感觉西川的翻译有多出彩,倒是被众多的错别字——有的错误甚至非常低级——搞得大倒胃口。博尔赫斯很多话本身耐人寻味,会让人细致地读。一段阅读的精神愉悦过后,突然出现一个“真正真正正正”,简直要吐血。这个还好理解,大概就是“真真正正”,可是有些错一出,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

    我有点怀疑这书是盗版,可这是在卓越网买来的,按说不会啊。给作家出版社打电话,人家也说应该不会是盗版,让我跟卓越网联系确认。给卓越网打电话,人家说进货渠道没问题,可以退货,也可以换一本。看来应该是出版质量低劣了!退货我是不会啦,因为还是想要这书;可是换货也没有意义,换一本还是一样。于是我决定:闭上眼睛,把这只该死的苍蝇咽下去。

    对于这样重要的一本书来说(我想在数量众多的博尔赫斯迷眼中,这本书中文版的出版是个很重要的事情),这种马虎的态度让人心寒。即使按照行规,1万字最多允许7个错别字,那么这本16万多字的书,允许将近120个错别字,我不知道120个错别字分布在两百多页的书里会是什么样的阅读体验。翻译者是知名的诗人,编辑也是知名的诗人,行规是不能作为托词的,这样的出版质量太说不过去了。如果出来一个新的译本,我一定会把这烂版本扔进垃圾桶的。

     

    Tag:阅读
  • 2007-04-08

    虚妄之障

    翻看自己以前写的东西,对于一个感冒中的人来说,是一次好的治疗——解表。我已经汗得不行了。那些东西真的……很恶心。看完以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挖个坑,把自己埋喽。然后呢?发酵,发酵。

    别人也像我一样,说过许多傻话,写过许多傻字吗?

    也许我该知道,我最大的敌人是虚妄。对于我这种性格的人来说,更是虚妄得厉害。虚妄是佛教里说的那种“障”,一叶障目,昏天黑地那种“障”。孽障啊!关于虚妄的感受,已经折磨我很久了。生活中、脑子里,太多虚妄。

    我要做潜水艇,一直潜下去,往深里潜,往死里潜。也许那里有逃离虚妄之门。

     

    Tag:记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