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2

    也说恶俗歌词

    “面对中国音乐文学界的集体阳痿,我最想问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一句:这个协会是干吗的? ”                              ——鸿水:流俗主义让华语歌坛变得肮脏不堪

    头一次听说,中国还有个“音乐文学学会”。相比作协,这学会可是太低调了,太不著名了。因此被骂也罕见。

    恶俗歌曲,我们已经忍受了很多年。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新浪评论栏目里的这篇文章一通发飙,对《两只蝴蝶》《香水有毒》《狼爱上羊》之类歌词恶俗的歌曲,大加挖苦,说这些“口水歌”、“大白话”把歌坛搞得肮脏不堪。读着大快人心,想起有回去蓟县,在汽车上被强制收听了两个小时的这类歌曲,痛苦不堪。事后觉得,还是坐火车舒服——我宁愿听火车上破音箱里传出来的支支嘎嘎的民乐或者弱智广播节目,也不愿意听这样的网络歌曲。为什么呢?这么说吧,你可能能忍受一坨野外路边的屎,但是你难以忍受这坨屎被塑造成各种你经常食用的食品的外型,摆放在你的餐桌上。

    当然,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泱泱大国有歌词写得好的作者。问题在于,为什么这样恶俗的歌曲得以风行?

    刘和平谈他写的《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时说,明朝有两大特点:仇富与反智。那么再细究一下,你会发现,这两大特点在延安整风运动,以及以后的多次历史运动中得以发扬光大。仇富与反智已经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待到暴富时代,暴发户的大量涌现又畸形地强化了这两点。老百姓不会赞美财富,只会眼红财富;老百姓不会从心底里仰慕雅文化,只喜欢看雅文化露出背后的红屁股来。别不信,今天只要哪个高级别领导大喊一声“打倒反动学术权威”“打倒右派分子”,应者肯定还跟文革时一样多;要说均分富豪家产,那你小心点别被挤死。别说世界变化快,物质世界变化是快,人心又变化了多少呢?

    流行音乐本来就是一种非常市民化的文化,有什么样的市民,自然就会有什么样的流行文化,说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人还是一样的人,凭什么以前的口水政治歌曲大受欢迎,今天的口水情感歌曲就没市场?

    当然,恶俗歌曲泛滥,原因远不止这么简单。它跟社会风气有关系,跟教育有关系,跟政治也有关系,还跟传播方式有关系(网络和KTV极大地影响了它)。如果说一首歌恶俗,就封杀了它,那更加混帐。

    分众时代,各过各的日子吧。

    Tag:杂谈
  • 2007-03-17

    预定五一

    原来打算五一去上海的。上海这个城市对我来说还是蛮有吸引力的,那里的书店、美食、酒吧,是我心里反复想着的三个关键词。还有几个多年不见的朋友。很有意思的朋友。

    结果,大概去不成了。五月三日我高中好友结婚。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给我影响很大的朋友。有些友谊,真的是一笔终身受用的精神财富。

    顺道可以回趟家看看。总之,五一去长沙。好多年没见过长沙的春夏之交了。上一次是几年前?1999年?那时候还在上大学,赶五一回去见初恋。满山的映山红。

    希望到时候天气好点,别老下雨。

     

    Tag:记事
  • 2007-03-06

    大脑短时间麻痹

    大脑短时间麻痹,陷入痴呆,并且不愿做深入分析……所谓“惊艳”就是如此吧……

    读完雷蒙德·卡佛的短篇小说《你是医生吗?》,从心窝子里翻腾起惊叹和敬佩之情。写得太好了,太好了,喜欢这个调调。简洁,节制,看起来平淡实则浓烈,好象发生了什么又好象没有发生,日常生活中蕴涵着的无尽诗意……这样的短篇小说,完全就是诗嘛。

    列位看官,你们为什么还不去读呢?:)

    blog寻找雷蒙德·卡佛《你是医生吗?》

     

    Tag:阅读
  • 2007-02-05

    回家综合症

    回家意味着搞火车票。

    回家意味着18个小时的火车另加几次倒汽车。

    回家意味着一场可能的绵绵细雨。意味着寒冷的天气,潮湿的被子,意味着火炉。

    回家意味着从一个空间环境进入另一个空间环境。

    回家意味着从一种语言进入另一种语言。

    回家意味着从一种文化进入另一种文化。

    回家意味着暂时失去自由。

    回家意味着想起一年的失败,被重新告诫一些事务。

    回家意味着顽强地记起往事。

    回家意味着对这一切变幻的恐惧和不安。

    回家意味着回家综合症。

    无心写blog了。写完的读后感也不满意,没有感觉,没有状态。但有期望。

    也许,过年后再见吧。

    Tag:记事
  • 2007-01-26

    喜欢信天游

    来个扯的:

    西府扯谎歌谣一首


      太阳落坡坡背坡,听我唱个扯谎歌。
      扯根茅草三抱大,吊起太阳往上拖。
      半天云里安石磨,推得月亮转哆嗦。
      白云高头搭灶火,抓把星宿下油锅。
      一脚踏破五根树,两拳打破太虚宫。
      王母娘娘来找我,把她琼浆当水喝。
      玉帝气得吹胡子,牛郎乐得笑呵呵。
      扒块石头来烧火,水上浮萍放茅坡。
      两个跳蚤比大腿,两个虱子比耳朵。
      两个和尚来打架,头发抓成母鸡窝。
      说白话,道白话,红萝卜长了个丈七八。
      白菜长得碾盘大,三岁娃娃做庄稼。
      娶我婆时我记得,场上割谷碾大麦。
      回家生下我大伯,我大满月我陪客。

    来俩酸的(黄土地出来的东西,就是比东北二人转强。关键是不委琐,呵呵):

    把你的白脸脸调过来

      干妹子好来实在好,
      哥哥早就把你看中了。
      打碗碗花儿就地开,
      你把你的那个白脸脸调过来。
      二道道韭菜缯把把,
      我看妹妹也胜过了兰花花。
      你不嫌臊来我不害羞,
      咱们二人手拉手一搭里走。

    船曲


      无事出东门,河湾里来散心,
      猛然回头看,舟船那水上行,
      船舱里坐了一位花大姐哎嗨,
      实实爱煞人哎哎。
      船舱里坐了一位花大姐哎,
      实实爱煞人,实实爱煞人。
      大姐儿生得俊,整齐又周正,
      说她年纪轻,不过二八春,
      右手里又拿一个绣花扇哎嗨,
      越扇越好看哎哎。
      右手里又拿一个绣花扇哎,
      越扇越好看,越扇越好看。
      越扇越好看,越扇越好看。

    海子改编的时候用过的:

    赶牲灵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呦、三盏盏的那个灯,
      啊呀带上了那个铃儿呦噢、哇哇得的那个声。
      白脖子的那个哈叭呦、朝南得的那个咬,
      啊呀赶牲灵的那个人儿呦噢、过呀来了。
      你若是我的哥哥呦、你招一招的那个手,
      啊呀你不是我那哥哥呦噢、走你的那个路。

    1986年8月海子《谣曲》中,改成“你是我的哥哥你招一招手,你不是我的哥哥你走你的路。”1998年初秋我大学报到,当时天大北洋人报的主编何金芯用这句作为纳新传单的结尾词。我回味了好久,哈。再也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

    附:更多的陕北民歌

    Tag:阅读
  • 2007-01-21

    记号

    当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我就死扛到底。

    还有其他一些问题,是何种人格缺陷?

    有没有完美,以及现实可能性?

    Tag:记事
  • 2007-01-09

    肉麻一下

      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序
      
        先总统 蒋公,惟睿作圣,承周孔道统,受 国父感召,献身革命,生死以之。尝言:「国父祖述汤武,吊民伐罪,应天顺人;三民主义,一心物,合知行,通天人,赞化育,明德至善,光辉日新」,用是「终身秉持遗训」,壹以继志承烈,保国卫民,实行三民主义,复兴中华文化,光大固有历史,扫除国民革命一切障碍为毕生志事。是知 公思想渊源,近本乎国父,而国父之思想,实上承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其流也长,其积也厚,故发为论著,阐圣道,明典制,尽人性,穷物变,极高明而道中庸,致广大而尽精微。如揭橥三民主义本质三事,补撰民生主义育乐两篇,前者明其体原,后者增其未备。又本知难行易之旨,创为力行哲学,谓「人之生也,为行而生,力行即是革命,革命之本务在行仁」。示人生以大道,启革命之周行,胜义宏纲,闻之者可以汗出泪下,行之者足以致修齐治平矣。
      
        公自黄埔建军,东征、北伐,荡决群丑,一匡天下,旋倭寇启衅,共匪跳梁,抗战、戡乱,兼筹并顾,戎衣宵旰,存亡俄顷。而几沈物先,虑周百度,庶物每出于神明,书告盖等于训传。言教育以变化气质为先,敦道德在日用寻常之际,并以礼义廉耻之四维,纳于食衣住行之生活,成效丕着,风气聿新,此韩昌黎所谓「其为道易明,其为教易行」者欤?
      
        公道协时中,言为世则,巨制鸿篇,多自精勤淬砺、笃实践履中来,博切高明,金声玉振。然搉其大较,壹出善政善教二端,举凡治军、主政,建立制度,发展组织,以至于抗战建国,内安外攘一切言论,皆善政之属也。其对教育之指示,青年之训迪,新生活之倡行,以及峨嵋、庐山、复兴关、阳明山训练之所讲论,皆善教之类也。顾三民主义之善政,亦即三民主义之善教,内圣外王,交光互影,立论虽千门万户,原皆归本于民生,致力于仁爱,条贯于哲学、科学、兵学,斯盖 公思想之全体大用,亦上承 国父「历史之中心为民生,革命之大道曰仁爱,仁者仁民,爱者爱国」之训示,交推旁达,以自铸其崇论闳议。世之诵 公功德者,必曰征伐戡乱,而不深觇其善政善教,则所见者犹管蠡也。
      
        自共匪肆逆,神州陆沉,赤水群飞,民随波沸。 公深悯生民之倒悬无告,又复困心横虑,重张区宇,奠复兴之丕基,为兆姓所托命,忧患纷乘,立言益复精切,以定静安虑得之涵摄,为危微精一中之操持,寓理帅气,主敬立极,尤益显其思想之邃密,人格之粹美,昔阳明弟子徐爱谓阳明先生曰:「先生处困养静,精一之功,固已超入圣域,粹然大中至正之归矣」,此言在当日阳明心目中之辞受不可知。顾五百年后,公则已尽践之矣。
      
        民国五十五年,孝仪曾辑印「将总统思想言论集」,祝 公八十纯嘏,距今已十八年,而 公之升遐,亦近十年矣。羹墙如见,謦欬莫闻,每展遗编,怆然涕下!因复裒辑五十五年十月至六十四年四月之遗稿,及前此未曾公布之文件,分为专著、演讲、书告、文录、别录、谈话、书面致词等类,并系以总目录、大事年表及论著年表三种,都四十卷,计壹仟五百余万言,敬题曰「先总统 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并先送请夙以文学侍从先总统 蒋公之萧自诚、曹圣芬、唐振楚、楚崧秋、周应龙诸先生分别校阅,俾臻完备。
      
        夫有其德者,未必有其言,有其言者未必有其功,三者备矣,又未必有其位与有其寿,并德功言于一途,合齿德爵于一尊,旷览瀛寰,盖无与俦。孝仪幸获亲见述作之美之富,又躬承编校之役,但觉蟠天际地,经纬万端,义理昭融,教戒深切,人伦之纪备矣,军国之政存焉。将同尧典禹谟,周情孔思,长存于天壤之间,敢懿告乎万世。
      
        中华民国七十三年十月三十一日衡山秦孝仪谨序

    天涯趣贴:两岸都是中国人!

    Tag:阅读
  • 2007-01-02

    2006年

    2006年过去了,我只想回头给它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

    Tag:记事
  • 2006-12-30

    奇文共赏析

    这个宣太后,太牛了,哈哈。

    《战国策》之“韩策二”:

      楚围雍氏五月。韩令使者求救于秦,冠盖相望也,秦师不下。韩又令尚靳使秦,谓王曰:“韩之于秦也,居为隐蔽,出为雁行。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臣闻之,唇揭者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曰:“使者来者众矣,独尚子之言是。”召尚子入。宣后谓尚子曰:“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
      
      尚靳归书报韩王,韩王遣张翠。张翠称病,日行一县。张翠至,甘茂曰:“韩急矣,先生病而来。”张翠曰:“韩未急也,且急矣。”甘茂曰:“秦重国知王也,韩之急缓莫不知。今先生言不急,可乎?”张翠曰:“韩急则折而入与楚矣,臣安敢来?”甘茂曰:“先生毋复言也。”
      
      甘茂人言秦王曰:“公仲柄得秦师,故敢捍楚。今雍氏围,而秦师不下,是无韩也。公仲抑首而不朝,公叔且以国南合于楚。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三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秦王曰:“善。”果下师于崤以救韩。

    Tag:阅读
  • 2006-12-19

    一个对比

    翻到卡尔维诺《为什么读经典》中的一篇《蒙塔莱:《也许有一天清晨》》(黄灿然译),蒙塔莱的这首诗让我震惊并狂喜:

    也许有一天清晨

    蒙塔莱

    也许有一天清晨,走在干燥的玻璃空气里,
    我会转身看见一个奇迹发生:
    我背后什么也没有,一片虚空
    在我身后延伸,带着醉汉的惊骇。

    接着,恍若在银幕上,立即拢集过来
    树木房屋山峦,又是老一套幻觉。
    但已经太迟:我将继续怀有这秘密
    默默走在人群中,他们都不回头。


    卡尔维诺这篇文章后边附了黄灿然的附记。根据某个译本的附注,多位意大利学者认为这首诗源自于托尔斯泰回忆录《少年时代》的一段文字。看看这段文字:

    “我想象除了我之外,这世界不存在任何人任何事物,物体并不是真的,而只是我把精神集中时出现的影像,我一停止思考,这些影像就立即消失。总之,我的结论与谢林相同,也许物体并不存在,而只存在我与物体的关系。有些时刻,当我被这种成见搞得心慌意乱时,我会猛地扫视某一相反的方向,希望出其不意地捕捉那没有我在其中的虚空。”

    我们能在对比中明显地感受到诗歌在表达这同一主题时的美妙!哪怕是伟大如托尔斯泰的文笔,依然显得多么乏味!当然,诗歌和散文各有所长,而且蒙塔莱是站在托尔斯泰的肩膀上的。

    Tag: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