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2

    “花钱”的“钱”

    2006年快过完了。12月8日,当这个念头刚闪过的时候,我心里边一阵放松。算算结婚潮已经过去了,没有什么同学要办喜酒了吧?就在这个时候,同事走过来,笑嘻嘻地转交一份请柬……就在9日的婚宴上,又一同学说了,1月20日结婚。还有赶末班车的。让我算算今年随了多少份子钱……

    (9日蓟县的婚宴上,我们都开玩笑奉承一同学厉害,这么快小孩都有了。他说,这是个意外,小家伙太顽强了。众人绝倒于这其中的想象空间。)

    2006年我的主题词大概就是“钱”,“花钱”的“钱”。这种局面估计还得延续下去,大概奥运会的时候能够得到缓解。

    这么严重的话题,谈论起来却好没意思哦。打住打住。

    还是读书有意思啊,最近在读《LA流浪记》,蔡康永写的,讲在美国加洲大学洛杉机分校上学时候的奇闻逸事。一边读一边会想起正在同时读的《深度郁闷》,两本畅销书风格有一点类似,那就是奇怪的思维。两个作者的思维方式都很有趣,到处都是神来之笔。

    也许可以对好书做一些分类:一类是故事吸引人,一类是叙述方式吸引人,一类是思想吸引人。书还可以分为清澈与浑浊什么的,这个有点玄虚了。那些思想沉重得一抹黑,情感泛滥得一抹黑,情节颠来倒去得一抹黑的,可以称之为浑浊。当然,这是个贬义词。当当然,分类也是件无聊的事情。因为这个世界其实是分类分不清的,地球是个大混球。

    Tag:记事
  • 2006-11-25

    地铁

    大冷天的,坐上天津的地铁,感觉真是温暖——不,是微烫。一开始我还在想,刚下车那人火力真壮,(想到这里不觉有点恶心,不自然地挪了下身子,)但很快就发现车厢的暖气是从凳子那儿散发出来的。那凳子烫得我的屁股受宠若惊——毕竟以前从来没有坐过“凳暖型”交通工具,也没坐过暖气片。

    后来,后来我就想到了北方的大炕。而且我认为,作为偏方,坐地铁可以治疗关节炎和坐骨神经痛。强烈推荐中老年朋友都来天津坐地铁。

    Tag:记事
  • 2006-11-15

    吃肉

    我跟她说,我自己是我自己的重点研究对象。这可以部分解释我的时间是如何被用掉的。此外,这也可以部分解释我的某些神秘主义倾向……我暗地里对自己顶礼膜拜,我把自己当作另一个人,当作一群人,当作一类人,当作上帝在人间造物的代表作之一,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当小蔡笑着跟我提起一个朋友说话的方式,开头总是一句“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一下子就学会了。

    像我们这种吃肉的人……所以我打算如此开始切入这篇博客的正题。我边吃肉边想起一句古文:“肉食者鄙”。还好,如今吃肉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了。你看,我已经尝试过把肉剁成沫和白菜一起炒,尝试过把肉切成块炖粉条,尝试过把肉切成条和尖椒丝一起炒——就在昨天,我又成功地把肉切成大片跟尖椒一起炒……

    昨天下夜班的时候,我心里非常塌实,因为还剩了些肉,可以热一热就着黑啤酒当夜宵。但是我最后并没有这么做,回家直接睡了,转天把它当成了晚饭。我是多么的不靠谱啊。

    “吃肉”有必要转入到一种现实主义的、人道主义的话题:

    有些营养专家建议,中国的农民应该吃肉,不应该以米饭作为主食。很明显的,像美国这种西方发达国家,劳动力再生产的营养来源已经主要依赖肉食,而不是碳水化合物什么的。“吃一两肉的热量相当于四两米!”

    于是,一个老愤青在一篇文章中反驳:中国猪肉与大米价格比一直是1:5,所以吃四两米比吃一两肉合算;其次,在广大的农村地区,一般早上起床以后,都要先把肚子填得满满的,这样干活的时候才不会觉得肚子饿。哪个营养专家,你肚子里装着一两肉,下地干半天活试试!

    我由此想到我们老家的饮食习惯,早饭一般都不是油条什么的,而是白米饭。同样的道理,你肚子里装着两根油条一碗豆浆,下地干半天活试试!

    在农村,吃肉依然是件奢侈的事情,我从小就盼着吃肉。多年以后,对肉的狂热已经成为我的非理性消费。一如弗洛伊德心理学中讲到的那种童年期性创伤给未来造成的影响。我们当地有句方言,“亏伤了”,赞!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我爱吃肉,以及我对米饭感情至深。二者已经成为我潜意识里的依赖,不然,吃再多别的我心里也感觉不到饱。

    那篇老愤青的文章相当精彩,分析中国南方农村食物中包含的政治经济学,刊载于《今日先锋》第十三期。

    Tag:杂谈
  • 2006-11-09

    如果·酷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不带入二十八岁。

    骑自行车从卧室去卫生间。

    中午吃牛肉面,晚上还吃牛肉面。

    爱一个女人,永远拒绝她。

    拥有两处房子,一处上班的日子住,一处歇班的日子住。

    一个人坐长途汽车去海边喝口海水,放次风筝。

    在煤气灶上点烟不烧着头发眉毛。

    喜欢某乐队,不如喜欢自己的门牙。

    爱上看电视连续肥皂泡泡剧,爱屋及乌爱上沙发。

    看看窗外风大天冷,于是打电话请病假不上班。

    “客来一壶寒江水,相对无言但煮茶。”

    5块钱熬过周末还剩5毛。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竟带入二十八岁……

    Tag:杂谈
  • 2006-09-27

    看到这个女人……

    看到这个女人,攸侯喜指挥官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姬昌。这个殷商的死敌当年曾经被扣押在羑里,据西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透露,在那里姬昌推演出了打败帝辛的秘诀,并将之传授给姜尚。姜尚深切地领悟其中的奥秘,随后发动了一场公共关系的战役,用无数的谣言、传言和小道消息推翻了商的统治。据说姬昌在羑里推演出的秘诀就是两个字:“八卦”。

    ——马伯庸《殷商舰队玛雅征服史》

    Tag:哈哈
  • 2006-09-13

    无语

    俗事缠身,身心俱疲,无话可说。
    Tag:
  • 2006-08-27

    又开火了

    实在腻味老去一个地方吃相同的几样菜。有时候我宁愿饿着,坐山观胃与脑的争斗。有时候他们会斗得两败具伤,我头晕脑胀,慌乱地吃下几个饼干,或者随便找个馆子填一下。

    可是大热天我总发懒筋,一直也没开火。

    下过雨后,天气一下子凉快了许多。原曾想找最近相亲认识那mm一起出去吃饭,可她得在家包饺子。我于是决定并宣布了:今天开火,买菜去!

    花了1块钱买了把空心菜,花了5毛钱买了几个辣椒,花了5毛钱买了把大葱,花了3块钱买了块五花肉。合计5元钱。素炒空心菜,辣椒炒肉。我只能说,我很喜欢自己的手艺,我吃得特别快。我其实已经一天没吃饭了。

    PS:大概楼下大妈想给我介绍对象。我成相亲专业户了,哈哈。我的原则是,来者不拒,就当是去采访吧。

    Tag:记事
  • 2006-08-24

    随便写点吧

    1,房子的首付款交了,合同签了,等着备案然后就是办贷款。回来的时候领了一份《业主公约》,打开一看全是义务。太形象不过了,买房子不就是花钱买义务么?

    2,几年前,一个朋友非拉着我买她推销的人寿保险。我觉得这太荒唐了,每年要去交一次保险金,一直交到我满60岁。三十多年啊,年年得记得这事,想着都觉得累。我有一万个不乐意,她有一万种方法逼迫我。我最后只好就范了。我向自己的原则妥协了。这个原则就是,不为久远的未来做打算。也就是不怎么考虑明天。

    可是,买了这小房子,我又一次破了自己的原则。分期付款……想着都累。

    买房催人老。而人的“老”,就是从算计开始的。

    3,挠头蛇在他的博客中提到提取公积金的复杂,看得我触目惊心。买房子也是如此。好在我没有配偶的资料需要准备。我已经复印了一大堆材料了,可是还有遗漏。比如我的集体户口,银行告诉我需要复印“户主页”3份。我不得不去人事处寻找集体户口的“户主”,人事处告诉我去保卫处找吧,总算找到了那页薄纸。公积金查询单也出问题了,碰上7月份公积金调整,单位没有及时去交,于是必须等到单位交完7、8两个月的公积金,我再去重新打一份单子。好在打查询单不收费。往后还有什么麻烦事就不知道了。总结经验就是,涉及到官府的事情,程序上的问题永远超乎你的预计,你总有想不到的麻烦。

    4,我发现,人在特别烦的时候,最好的消磨时间的方法就是玩电脑游戏。其次才是看书。《我的名字叫红》看了一半,真如btr所说,是一场“叙事的接力赛”。在这场第一人称的叙事接力赛中,我会想起《罗生门》,更多的时候会想起书中讲的细密画的起源:一个书法家在宣礼塔上目睹了蒙古军队的屠城,那情景深深地震撼了他,接下来他抛弃了书法,用笨拙的笔把他俯瞰到的悲惨景象画了下来。从空中画出看到的地面景象,那是神的视角。这个视角和这种绘画思想,就成了细密画的基本特征。而这些以第一人称叙述的章节,岂不正是这种从空中俯瞰到的景象?这是对这部小说的结构与细密画的关联的一个新的理解。(4个“的”,我怎么这样说话了?)

    在我忙着办各种闹心事的过程中,我大口地在阅读中喘气。

    5,有趣的博客根本读不完。

    6,QQ签名已经改成:奥运会前不请客。

    Tag:记事
  • 2006-07-20

    把冰淇淋放进冰箱里需要几个步骤

    ——我刚起床。正在思考,把冰淇淋放进冰箱需要几个步骤

    ——……

    ——洗个热水澡,但还是有点困。你说把冰淇淋放进冰箱需要几个步骤呢

    ——第一步是你要有个冰箱

    ——是啊,我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哎,我什么时候能有个冰箱呢

    ——光想是想不来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我不困了,哈

    ——那你接着想吧,呵呵

    ——想明白了,先要准备一个放冰箱的空间,然后是买个喜欢的冰箱,再然后买很多啤酒和冰淇淋,把冰箱门打开,把这些都放进去,再把门关好。

    ——呵呵,不插电可就化了

    ——哇,还是你周详啊,我对你更加仰慕了

    ——乖

    ——:p

    Tag:记事
  • 2006-07-18

    认祖

    我是汝南周,呵呵。

     《汝南周氏宗谱》序  (宋)周敦颐

      古之赐姓也,或以功、以爵,或以族世,或以字谥。周为有邰苗裔。氏以国者,周自平王少子烈得姓,始此矣。蠃氏迁鼎,既著版图,溢宇内汝南称最,繇汝徙楚南道州。考以上世系皆可稽,无俟更饰为记。颐少获希夷先生学,毅然以斯道为已任,于勋名澹如也。嘉祐时,过舅氏郑署,谬以一言清疑谳,为有司物色,先司理南安,历康郡知事,惴惴焉虑不称当官。幸际圣天子澄清吏治,访求俊父,凡山林薮泽之中,片雨寸光,靡不罗试奏。颐固樗陈材,何忍效市隐为也。道迩于夏,挈羁南郡,卜莲峰下,构斗室棲之。说者谓秋水蒹葭,可以啸老于斯,颐则以为不然。盖望天之或假以年,候异日秽涤尘净,扶藜返濂水,过城则愀然,入社则喟然,望故庐而依先人之墓,涓然而泣,情不自禁,如列御寇之所云者,此颐志也。今寿未逮下,精神口敝,筋骨牵掣而关若不栳。计为国家报效,宗祖光昭者,殆未可逆臆矣!深虑诸子狃于康,视道为畏途,一传再传,道之庐舍陵寝,其不等于麦秀禾黍者几希薄!书之暇勉取宋谱,嗣续公志而再加编辑,生殁先后暨嘉言懿行,依本纪作为坊表。劳动阡[陌]所系,尤重载之务详;为作别传,以昭世守。设诸子无志旧乡,可于此牒识道之梗概。若后有贤者,望昆仑之墟,穷星宿之海,开卷了然,不类乎晋之谈,颐其后卷幸矣。古云:狐死首丘有味乎,其言之也。识之哉,毋忽!
      皇宋神宗五年岁次壬子秋月  裔孙敦颐沐手书于南康之署内

    天啊,我刚知道,原来族谱这么多。周姓资料:

    http://share.jxlib.gov.cn:8088/datalib/2004/HundredName/DL/DL-20031120170909/


    Tag:杂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