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2-30

    祝大家新年快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12951279.html

    祝大家新年快乐。

    (以下文字,请不要怪我文题不符) 

    前些日子,天津市天天被大雾笼罩。这在我印象中来天津的9年多时间里是没有过的。关于雾,我们老家那边的说法叫“起雾”,到天津这边第一次听同学说,“下雾了”,我呆了一下。于是就想搞清楚为什么一个说“起”一个说“下”。很快给自己找到的一个猜想是:南方的雾气是从水面上腾起的;而北方水体少,雾自然会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这种连续起雾的天气,让我有些不安,我首先想到的是:海河里要冒出个妖怪来了。就像在2007年我看过的那部《汉江怪物》里,汉江里突然冒出来个大水怪。当然这样的想法也可能与我正在读的《伊斯坦布尔》有关系,作者提到,伊斯坦布尔居民每天都眺望博斯普鲁斯海峡,等着灾难降临。说不定又有哪个船跟别的船相撞,说不定又有油轮失火,苏联的巨舰通过海峡,可能正载着运往古巴的武器……

    之所以想到海河,这城市的“母亲河”,因为我稀里糊涂地已经喜欢上了这条河,这座城市。在2007年的后半年,我上班的日子每天都穿越这条河。有时候骑自行车,有时候坐汽车,过河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因为这条河,我很久以前留意到,跟长沙一样,这城市也有河东和河西之分。长沙的火车站也处在河东。不同的是长沙的河西比较穷,天津的河东比较穷。河东的贫穷,完全可以呼应上帕慕克笔下的伊斯坦布尔。我能很轻易地模仿着列举,贫穷写在破旧低矮的平房,写在杂乱的街道,写在毫无时尚感的店名和海报,写在乌黑破旧的小饭馆里那“事业有成”的贺匾,写在大同小异的衣着,写在肮脏廉价的路边食物,写在清洁工手中笤帚划过的塌裂水泥路面,甚至写在毡布搭起来的面馆上面楼房里传来的一声萨克斯管的低鸣,贫穷写在人的神色,写在人生气时的愤怒,写在讲价时软绵绵的诚恳和按捺不住的得意,写在对拆迁的担忧和期盼……STOP,不想帕慕克与“呼愁”,回到北京时间,现在2007年12月30日4点14分。

    连续加了两个班,推掉一个加班后,我可以休息过元旦节了。越到过节就越是忙啊。好在平时比较闲。

    下一次更新就得元旦节后了。刚才翻看了下2006年年末和2007年年初的博客,没有耐心去一一梳理了。感觉这一年我内心的变化还是挺大的。自我总结就是“静”,我已经很平静了。依然有些疑虑重重,我总会同时想起相反的情况来否定这种平静。比如我想到《风云》这部电视剧中有一个情节:一个以前与步惊云有仇的寺院住持设计抓住了步,但是这并没有让他感到完整的复仇快感。他说,本来以为自己这么多年的清修,已经让自己跳出红尘,没想到步惊云这时候出现,“毁了我几十年的功业”。他此时的愤怒,可以说是旧恨新仇。想起这个情节,我对自己的平静也还没有太大把握。

    但是看下面这张照片,我的信心增加了。我觉得那里面暗含着一种宁静的东西。

    因为blog空间的限制,我只能缩小这张照片,同时也缩小了自己的笑容。那有难度的不露牙齿的笑容里,真的有弥勒佛的韵味。圣诞节那天,我看到荐佛寺挂出横幅,“庆祝弥勒佗佛圣诞”,我笑了。我想,当时可不是这种弥勒佛笑脸,哈哈哈哈。这俩神仙赶上一天过生日,真是千年等一回呀,我没法平静呀。

    2008年,我对自己有很高的期望。总结起来就是:“坚强”。

    也祝愿大家,祝愿每一个人,在2008年都活得坚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奇文共赏析 2006-12-30
    Tag:记事
    引用地址:

    评论

  • 呵呵,那等下次社庆再见时一定要聊聊哈~~
  • 嗯,夫子,這張照片我很喜歡哦
    新年快樂
    懶人遲到的祝福
    嘿嘿:P
    回复清茶藏秋说:
    谢谢:p
    2008-01-05 01:47:38
  • 关于博客空间有限的问题。你可以申请一个相册,然后再引用那个相册的地址就是了。
    btwgoogle的相册相当不错。
    回复finglan说:
    目前这个blog的文件夹空间是20M。不过许多照片用不着太大,所以估计会用得很少。
    2008-01-04 00:52:34
  • 帅了。 ^_^
    回复finglan说:
    谢谢,哈哈,同帅,同帅
    2008-01-04 00:49:50
  • 昨天很自责的因病没能陪大家喝酒,不过好处是让我清醒得记下了巨桐告诉我的博客名~~
    向老东西问好~~
    回复夙殃说:
    可我还不知道你是谁:)

    看了你blog,撞进眼里的是这些字:

    “我爸妈是在文学社认识的,他们年轻时,把每月工资得大半用来买书。他们在我出生后,对我最大的管制,就是不许我看文学,他们说,他们太清楚文学,在这个时代,文学只会害了你。所以他们在我认字以前,就把家里的几大箱子书当废品卖了。”

    先见之明啊,有意思,呵呵。给你链接了。
    2008-01-02 16:48:27
  • 哦,跟上次公园照片里的那个人是同一个人吗?
    帅多了,呵呵,可能是这几天搬家累得把内秀蒸发到外边来了! 这照片不错啊,一看就是有内涵的人。
    我记得你上次说买书这个事因有太多优秀作家而没完没了,现在出了赫尔曼·黑塞的文集,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的,跟昆德拉的文集一样做的挺不错的,这样的书好象你不会错过吧?
    最后祝新的一年找到心灵的宁静吧!
    回复廉日山说:
    又有人夸我帅了,谢谢你的配合,呵呵。

    最近都没逛书店,恩,回头去看看。现有一本老版的《在轮下》。
    2008-01-02 16:4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