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14

    2046的永劫轮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2056317.html

    当《2046》里再次讲起那个有关秘密的故事的时候——我想,我已经是第三次听王家卫讲这个故事了。《春光乍泄》里的旅行者,《花样年华》里的梁朝伟,他们都讲过。

    走上楼梯的穿旗袍的女子。灯光从画面斜上方打下来。一个仰拍,女人硕大的臀部和扭动的细腰便显得格外性感。画面的着色腥红或漆黑,一样的浓重,和《花样年华》如出一辙。怪不得被称为《花样年华》的姊妹篇呢。对《花样年华》的延续,还有导演对六十年代的迷狂,东方式的含蓄隐忍,梁朝伟暧昧的勾人笑脸,女人摇摆不安的态度,爱情与现实或记忆的纠葛不清……

    如果说《花样年华》里是现实阻止了爱情,那么在《2046》里就是过去阻止了爱情。在沿袭某些风格的同时,王家卫试图在另一个角度阐述爱情的难度。当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实,阻隔人们的都是一些更内在的同一的东西:人自身的软弱和患得患失,冒险和胆怯,贪婪和守成。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有太多的怀疑和不可能,太多的不自知与无法把握。人的形象便变成一个越来越模糊的远景,哪怕他取的都是特写镜头。

    2046是什么?一列梦想中的火车,一个熟悉的门牌号码,一部悲剧小说。人们渴望搭上2046的火车,永远沉陷在记忆里,那个永不改变的世界。梁朝伟一次次住进门号为2046的房间。也许,直到2046年,他们的内心都还是死的。他们只能在记忆的世界里活着。在现实的生活里,他们都是被编好了程序的机器人,那些程序都来自过去的某个不经意的时刻,记忆一旦产生,便挥之不去。无数次的纵情声色,都只是行尸走肉。而一旦投入感情,内心的痛苦便会像滚雪球一样的越来越大。最终,周慕云陷入了虐待和自虐的恶性循环之中。无法忍受的回忆的痛苦和生活的寂寞迫使他去逢场作戏,之后便是自责和矜持,更大的痛苦袭来。在欲望交织的《2046》里,尖锐对立的就是女人的啜泣和无声的泪水。周慕云的表情暧昧,但是观众可以想象,从他呆住的瞬间开始想象。

    每个人都有过去,所以每个人都有痛苦。无论过去的是美好还是悲惨,都将成为抹不去的阴影。在《2046》里,人们不选择遗忘,相反还要相互提醒记忆。于是,生活变成一场永恒的劫难。两个苏丽珍,三个2046房间,以及一个叫做2046的小说和一列叫做2046的火车。这些简单的名词被有意无意的重复,记忆便永远的掌控着人的灵魂。过去与现在,想象与现实的影象互相交叠,事物的形象便模糊不清,整个生活如同梦境。(那些摇晃的镜头,强化了这样的感觉。)

    这正是2046的永劫轮回。不过王家卫在这部影星云集的电影里,保持了一定的开放性。他设置了一个例外的欢喜结局。TAK和王静雯冲破重重阻力,最终互相确认了对方的感觉,连一直反对的王的父亲也决定去日本喝他们的喜酒。我们终于可以在那列冰冷的叫做2046的列车上感受到一丝温暖和启示。在记忆永在的列车上,人们需要互相拥抱才能抵御寒冷。TAK抱着那个和王静雯长的一样的机器人服务员,告诉她自己的秘密。秘密被说出来,似乎暗示着故事将走向新的结局。2046本来就是一个冰冷的坟墓。虽然最后TAK遍体鳞伤,但走出这个坟墓,阳光自然要来临。

    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走?还是《花样年华》里的那个问题,也是《春光乍泄》等片子里的问题。跟我一起走,这成为了某种永恒的确定。同样的,“如果你能忘记过去,那么你到香港来找我”也是如此。但是跟我走了以后呢?王家卫的电影便停留在此处,停留在开始的地方。简单的一句承诺,成为对爱情最大的考验。失败的爱情便输得一塌糊涂,永劫不复。
    分享到:
    Tag:电影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