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6-15

    小故事0—2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2664137.html

    小故事0—哈哈镜

    李是个漂亮的美院女生,她的专业是雕塑。2006年6月6日加入奇幻QQ群,她在网上的名字叫做“小西”。与她同一天加入的还有一个网名叫“666”的男生。因为刚巧是同一天加入,所以两个人有种亲切感,自然地就聊了起来。小西问666为什么叫这个名字,666先发了个诡秘的脸型图象,然后告诉她,“666是撒旦的代号。传说撒旦安排的伪基督将在世界末日来临前降临这个世界,将世界引入崩溃。”小西觉得这个人说话太不靠谱,取笑他:“难道你就是撒旦?”666发了个得意的笑脸,说,“不错。你要是不信的话,我明天请你去鱼酷吃烤全鱼,到时候看到我你就信了”。小西早就谗鱼酷的剁椒烤鱼了,决定先聊聊再看见还是不见。没想到一聊就聊了好几个小时。他们彼此描述了各自的衣着特征,定下来第二天晚上7点半鱼酷门口不见不散。

    小西依约前往,远远地就看见站在鱼酷门口傻等的666。666一脸和善,就是长得不怎么样。两个人点了条草鱼,等鱼的空儿先喝起可乐来。666边喝边忍不住咳嗽,说这可乐太甜了。小西觉得这人好奇怪啊。666咳嗽了一会,拿纸巾擦把嘴,然后从包里拿出一个镜子照,还摇头晃脑的。小西忍不住笑起来,说:“你一个大男人,照什么镜子啊。”666微微一笑,说:“这个是哈哈镜,不舒服的时候照一照,能够让自己开心。”小西觉得这人太幼稚了,简直一小孩嘛,忍不住逗他:“让我照照看,好久没玩过哈哈镜了。”“这镜子我从来不给别人用的,你不要后悔哦。”“小气鬼,我就是要看。”“那好吧,给你。”666把镜子正面朝下隔着桌子递了过去。

    小西拿过来一照,看到自己在镜子里的脸弯成了一个“S”形,非常恐怖,没觉得有什么好开心的,便放下镜子,想还给666,谁知道他不在桌前了。转身一看门口,看到他的背影正一瘸一拐但是非常快地开门跑了。“喂,你去哪啊?”小西下意识地提高嗓门喊起来。邻桌吃饭的顾客都被她这大嗓门吓一跳,转过头来看她——那无数双眼里瞬间蹦出恐惧,紧接着是歇斯底里的尖叫,大家争先恐后地穿过狭窄的过道,一齐往门口跑,桌上的杯碗筷子盆子掉到地上的声音响成一片,门口已经有几个人摔倒了,后边的人从摔倒的人身上睬着跳出去,街上的人则因为好奇往店门口挤过来要看个究竟……

    “怎么了?”不祥的恐惧感一下子攫住了小西。她下意识地站起来,迅速地拿起镜子照了一下脸——还好,还是老样子,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小西又打量了一下自己身上,没什么异常啊。小西急得都要哭了——就在这当儿,她想起来,这个是哈哈镜啊,照出来的自己怎么会是平常照镜子时候的样子?小西用空着的那只手摸了一下脸,“啊……”一声尖叫之后,小西晕了过去,桌上的可乐瓶碰倒了,褐色的泡沫和黑色的液体翻涌而出,轻快地向桌沿滚去。


    小故事1—阴茎

    这个故事的主角是飞鱼和歌子。他们分属两个不同的学校,但同样是大四学生。临近毕业,但都没有找到工作,于是相约考研。我忘了说了,他们在奇幻QQ群里结识,是一对相爱不久的恋人。

    因为毕业后学校不让住了,他们决定合租房子学习备考。他们选中了离歌子学校不远的一处房子,一楼,一个一室一厅。

    搬过去后的第二天,他们在一张大书桌的两端学习。书桌的中间堆着满满的书籍,歌子只能掠过考研书看见飞鱼的头发。飞鱼看书时一声不响。歌子则用笔在一张白纸上涂涂画画,有点心不在焉。

    起先她画了一个脑袋,那是一条鱼的脑袋。在鱼的眼睛那里,歌子涂了很久。房间里飘荡着潮湿的气息。昨天下午的雨,低沉凶猛。像是一场地震的余震,现在外面依然淅淅沥沥。歌子觉得自己手压着的白纸那里,有点潮。昨天的事,歌子想再仔细地回忆一遍。太多的细节被大雨裹挟而去了,需要回忆去修复。现在的潮气带领着她纷乱的思绪。虽然是下午,但是外面的光线黯淡。那个女人正跪在床上,伸展新铺床单的最后一角。那个男的光滑的手是什么时候环过来的?他尖锐的下颌就顶在她的左肩,呼出炎热的气体。那个女人的臀部感受到了坚硬。她其实想躲避一下犹豫一下,却错误地侧躺下来。体重与潮湿的嘴唇同时到来。窗外的雨声变得更加清晰。歌子已经涂完眼睛,开始伸展鱼的身体,一边斜向画着鳞片。裙子底下清凉一片,上身则感到闷热。当她发出一声轻微的尖叫,那个女人已经仰面躺下,窗外的雨声迎面压来,一条渔船停靠在暴雨的港湾,竹篾编制的棚子被雨锤狠狠撞击,底下已经浸湿。清凉与闷热以皮肤为界,她需要大口地吸气。他的双手已经笼住了她的一只乳房。歌子越画越快,肩膀靠住桌子,下颌压在白纸上。那个男的已经流畅地进入了。她感到自己虚无一片……

    你怎么了?飞鱼从对面的书堆里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歌子。没,没什么。歌子把头压得更低,刚才自己确实发出了不好的声音。这条鱼还差一个尾巴,歌子迅速地画完,想用左手把画递过去给飞鱼看,这才意识到那只手紧紧裹在两腿之间。歌子觉得画的这条鱼熟悉而又陌生,心里竟然有一阵酸痛。

    小故事2—台灯

    1989年,上海人民艺术剧院上演了一出叫做《原罪》的话剧。其中一句台词在当年非常具有刺激性。那句台词说:“你们这些中年男人真脏!”我想,除了少数女性的看法例外之外,对大多数人来说,“中年男人”至少是个让人沮丧的词语。但是老王这个四十来岁的男人却给这词儿带来一抹活泼色彩。

    这则故事的主人公并不是奇幻QQ群里的人物。她是中年刑警老王讲述的一桩凶杀案中的人物。我在奇幻QQ群里结识老王,此人随和开朗,非常健谈。他总是在大伙感觉到无聊的时候及时奉上亲身经历的案例,让大伙儿振奋一下。故事大体如下:
    `
    有次接到报警,老王带着刑警队赶赴现场。出事地点位于一处偏僻的居民楼,当时正值夏天,刚靠近凶案发生那屋子,一股恶臭即迎面扑来。邻居正是因为这恶臭才报的警。这房子不大,一眼就能看遍整个现场的狼籍,“显然经历过一场扭打”。但是奇怪的是,被害人的尸体被一张被单盖住,床上整洁有序。床边书桌上的一盏台灯探着身子,浅红色的光线正面照着死者的脸部,看来案发后就像一盏指示灯一样一直亮到现在。虽然白色的床单和薄被已经被脓水污染,但是看得出来,凶手在作案以后进行了细心的整理,老王当刑警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场景。

    死者脖子虽然已经浮肿,但还是可以看出来有被掐过的痕迹。凭借无数次大同小异地重复以至让他感到厌倦的经验,老王在脑海里推演着案发过程:凶手,这人也许和被害人熟悉,也许就是被害人的恋人。两人因为某个难以解决的分歧而发生言语以至肢体冲突,男的在一怒之下把女的掐死了,之后男的又非常伤心,于是给她铺好床,给尚留着余温的尸体穿戴一新——也许那些都是他们彼此非常欣赏的衣服,上衣的标签还没来得及取下来呢,也许案发时他们刚逛商场买衣服回来。浅紫色的唇彩、淡兰色的眼影、黛青的画眉,这些妆看起来化得很笨拙,但是透露出细心和情愫。

    嫌犯留下的线索太多了,指纹、毛发一样不落,看起来这个案子非常好破,只要搞清死者的背景,排查与她亲密接触的人群,最多再比对一下DNA,很快就可以结案。可是出人意料,这个案子却离奇地成为了悬案,让老王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几乎毁了他的前程。

    死者是一名无业青年,21岁,父母两年前先后去世,这房子是老人留给她的。此人性格孤僻,平时很少跟人来往。据邻居发映,法医推定的案发当日,甚至前后几天都没有看到她出过门,也没见有人来找过她,屋子里也没有传出过争吵声和打斗声。人际关系方面的访查,也没有发现任何线索。老王负责此案,用尽了各种办法,也没找到凶手。总之,这个案子最后成了一桩悬案,已经三年了。

    我虽然也觉得这事太过离奇,怀疑他们这些当警察的水平不够,但还是安慰老王: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发生过的事情都能还原出真相。老王说,是啊,比如昨天我自己一个人在家里,打了个喷嚏,这事如果我不说出来,又有谁会知道呢?我一想,居然相信了自己安慰老王的那句话。不过老王说,他后来再也不买台灯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小说
    引用地址:

    评论

  • 写的很好,就是太短,都象开篇。还继续写?希望你继续写,我还会来看的。
    回复古古丝说:
    本来是打算根据数字字形从0写到9(把它们当象形字来看),后来写不下去了,呵呵。本来没打算写多长,只是一个半途而废的小游戏:)
    2007-09-18 18:02:28
  • 我就是不明白你想说吗,估计你自己也不明白哈哈~~
    回复duoduo说:
    甚矣,汝之不惠。
    2006-06-23 10:29:55
  • 介都似嘛呀。。。
    回复emilia说:
    你说嘛就是嘛啊,哈哈
    2006-06-18 21:2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