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1-15

    吃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3833159.html

    我跟她说,我自己是我自己的重点研究对象。这可以部分解释我的时间是如何被用掉的。此外,这也可以部分解释我的某些神秘主义倾向……我暗地里对自己顶礼膜拜,我把自己当作另一个人,当作一群人,当作一类人,当作上帝在人间造物的代表作之一,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当小蔡笑着跟我提起一个朋友说话的方式,开头总是一句“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一下子就学会了。

    像我们这种吃肉的人……所以我打算如此开始切入这篇博客的正题。我边吃肉边想起一句古文:“肉食者鄙”。还好,如今吃肉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了。你看,我已经尝试过把肉剁成沫和白菜一起炒,尝试过把肉切成块炖粉条,尝试过把肉切成条和尖椒丝一起炒——就在昨天,我又成功地把肉切成大片跟尖椒一起炒……

    昨天下夜班的时候,我心里非常塌实,因为还剩了些肉,可以热一热就着黑啤酒当夜宵。但是我最后并没有这么做,回家直接睡了,转天把它当成了晚饭。我是多么的不靠谱啊。

    “吃肉”有必要转入到一种现实主义的、人道主义的话题:

    有些营养专家建议,中国的农民应该吃肉,不应该以米饭作为主食。很明显的,像美国这种西方发达国家,劳动力再生产的营养来源已经主要依赖肉食,而不是碳水化合物什么的。“吃一两肉的热量相当于四两米!”

    于是,一个老愤青在一篇文章中反驳:中国猪肉与大米价格比一直是1:5,所以吃四两米比吃一两肉合算;其次,在广大的农村地区,一般早上起床以后,都要先把肚子填得满满的,这样干活的时候才不会觉得肚子饿。哪个营养专家,你肚子里装着一两肉,下地干半天活试试!

    我由此想到我们老家的饮食习惯,早饭一般都不是油条什么的,而是白米饭。同样的道理,你肚子里装着两根油条一碗豆浆,下地干半天活试试!

    在农村,吃肉依然是件奢侈的事情,我从小就盼着吃肉。多年以后,对肉的狂热已经成为我的非理性消费。一如弗洛伊德心理学中讲到的那种童年期性创伤给未来造成的影响。我们当地有句方言,“亏伤了”,赞!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我爱吃肉,以及我对米饭感情至深。二者已经成为我潜意识里的依赖,不然,吃再多别的我心里也感觉不到饱。

    那篇老愤青的文章相当精彩,分析中国南方农村食物中包含的政治经济学,刊载于《今日先锋》第十三期。

    分享到:
    Tag:杂谈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