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26

    喜欢信天游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4378152.html

    来个扯的:

    西府扯谎歌谣一首


      太阳落坡坡背坡,听我唱个扯谎歌。
      扯根茅草三抱大,吊起太阳往上拖。
      半天云里安石磨,推得月亮转哆嗦。
      白云高头搭灶火,抓把星宿下油锅。
      一脚踏破五根树,两拳打破太虚宫。
      王母娘娘来找我,把她琼浆当水喝。
      玉帝气得吹胡子,牛郎乐得笑呵呵。
      扒块石头来烧火,水上浮萍放茅坡。
      两个跳蚤比大腿,两个虱子比耳朵。
      两个和尚来打架,头发抓成母鸡窝。
      说白话,道白话,红萝卜长了个丈七八。
      白菜长得碾盘大,三岁娃娃做庄稼。
      娶我婆时我记得,场上割谷碾大麦。
      回家生下我大伯,我大满月我陪客。

    来俩酸的(黄土地出来的东西,就是比东北二人转强。关键是不委琐,呵呵):

    把你的白脸脸调过来

      干妹子好来实在好,
      哥哥早就把你看中了。
      打碗碗花儿就地开,
      你把你的那个白脸脸调过来。
      二道道韭菜缯把把,
      我看妹妹也胜过了兰花花。
      你不嫌臊来我不害羞,
      咱们二人手拉手一搭里走。

    船曲


      无事出东门,河湾里来散心,
      猛然回头看,舟船那水上行,
      船舱里坐了一位花大姐哎嗨,
      实实爱煞人哎哎。
      船舱里坐了一位花大姐哎,
      实实爱煞人,实实爱煞人。
      大姐儿生得俊,整齐又周正,
      说她年纪轻,不过二八春,
      右手里又拿一个绣花扇哎嗨,
      越扇越好看哎哎。
      右手里又拿一个绣花扇哎,
      越扇越好看,越扇越好看。
      越扇越好看,越扇越好看。

    海子改编的时候用过的:

    赶牲灵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呦、三盏盏的那个灯,
      啊呀带上了那个铃儿呦噢、哇哇得的那个声。
      白脖子的那个哈叭呦、朝南得的那个咬,
      啊呀赶牲灵的那个人儿呦噢、过呀来了。
      你若是我的哥哥呦、你招一招的那个手,
      啊呀你不是我那哥哥呦噢、走你的那个路。

    1986年8月海子《谣曲》中,改成“你是我的哥哥你招一招手,你不是我的哥哥你走你的路。”1998年初秋我大学报到,当时天大北洋人报的主编何金芯用这句作为纳新传单的结尾词。我回味了好久,哈。再也没有比这更贴切的了。

    附:更多的陕北民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Tag:阅读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