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3-22

    也说恶俗歌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4826368.html

    “面对中国音乐文学界的集体阳痿,我最想问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一句:这个协会是干吗的? ”                              ——鸿水:流俗主义让华语歌坛变得肮脏不堪

    头一次听说,中国还有个“音乐文学学会”。相比作协,这学会可是太低调了,太不著名了。因此被骂也罕见。

    恶俗歌曲,我们已经忍受了很多年。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新浪评论栏目里的这篇文章一通发飙,对《两只蝴蝶》《香水有毒》《狼爱上羊》之类歌词恶俗的歌曲,大加挖苦,说这些“口水歌”、“大白话”把歌坛搞得肮脏不堪。读着大快人心,想起有回去蓟县,在汽车上被强制收听了两个小时的这类歌曲,痛苦不堪。事后觉得,还是坐火车舒服——我宁愿听火车上破音箱里传出来的支支嘎嘎的民乐或者弱智广播节目,也不愿意听这样的网络歌曲。为什么呢?这么说吧,你可能能忍受一坨野外路边的屎,但是你难以忍受这坨屎被塑造成各种你经常食用的食品的外型,摆放在你的餐桌上。

    当然,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泱泱大国有歌词写得好的作者。问题在于,为什么这样恶俗的歌曲得以风行?

    刘和平谈他写的《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时说,明朝有两大特点:仇富与反智。那么再细究一下,你会发现,这两大特点在延安整风运动,以及以后的多次历史运动中得以发扬光大。仇富与反智已经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待到暴富时代,暴发户的大量涌现又畸形地强化了这两点。老百姓不会赞美财富,只会眼红财富;老百姓不会从心底里仰慕雅文化,只喜欢看雅文化露出背后的红屁股来。别不信,今天只要哪个高级别领导大喊一声“打倒反动学术权威”“打倒右派分子”,应者肯定还跟文革时一样多;要说均分富豪家产,那你小心点别被挤死。别说世界变化快,物质世界变化是快,人心又变化了多少呢?

    流行音乐本来就是一种非常市民化的文化,有什么样的市民,自然就会有什么样的流行文化,说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人还是一样的人,凭什么以前的口水政治歌曲大受欢迎,今天的口水情感歌曲就没市场?

    当然,恶俗歌曲泛滥,原因远不止这么简单。它跟社会风气有关系,跟教育有关系,跟政治也有关系,还跟传播方式有关系(网络和KTV极大地影响了它)。如果说一首歌恶俗,就封杀了它,那更加混帐。

    分众时代,各过各的日子吧。

    分享到:
    Tag:杂谈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