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18

    1936年“最新天津全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speeler-logs/8330660.html

    上初中的时候,我跟同学无聊时会玩在地图上找某个地名的游戏。一人说一个最小最不起眼的地名,让其他人去找。那时候使用的都是地理教材上的地图,各省的都有。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名字,找出来就觉得特开心——上课实在没什么别的好玩,看武侠可能被老师没收,还是这个游戏比较安全,我们乐此不疲。

    上高中时第一次买了份县城地图。城市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一帮同学没事就拿着地图到处闲逛。我们去过的一些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印象模糊,甚至回去的时候可能都找不着了。我能记起一些地点的景象,但是不知道如何去那些地方——是不是有点像桃花源?

    后来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买那个城市的地图。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今天。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尽量利用地图坐坐公交车,因为那样可以在车上听到当地的方言,见识一些当地人的言谈举止。05年去青海的时候,同行的小路买地图时说,一个地方的地图只能在当地买到。我那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买地图又多了一个理由了,呵呵。在今天,商品全国流动,你完全可以在一个城市买到另一个城市的所有出产。但地图例外,地图是一个地方真正的土特产。

    这是上周末在北京逛书店的收获之一,1936年的天津地图。那时全面抗战还没有爆发,一些租界已经被冠以“旧X国租界”,可能是撤销了。当时天津城除租界外还分为8个区,3个特区。在如今的中环以外,都是郊区,到处是坟地。现在看起来,许多中国特色的地名还是没有改变,但是有明显殖民色彩的地名已经更换了。这在道路名上尤其明显,像“爱丁堡道”这样的洋名字,都换以毫无新意的全国省市名。当然,“爱丁堡”也是个恶俗的名字。

    分享到:
    Tag:杂谈
    引用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