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5-15

    我们都是幸存者

    这场大灾难发生时,大半个中国都在战抖。

    这些天,大量的文字、图片、影象,都在讲述这场大灾难。感同身受之余,最强烈的渴望就是拥抱,拥抱自己的亲人、恋人。因为,我们都是幸存者,只不过这次地震,你所在的地方赶巧不是震中而已。

    今年真是多事之秋啊。2008。

    Tag:杂谈
  • 2008-01-08

    爱与肚子疼


    看帕慕克小说的时候,读到一种奇怪的体验:当男主角陷入痛苦的爱情,总会感觉肚子剧烈的疼痛。之前我所知道的只有心绞痛,这个肚子疼太费解了。

    可是根据弗洛伊德的理论,这个问题迎刃而解了。是这样的:

    帕慕克有恋母情节。在他小的某个时候,一旦肚子疼,就会得到母亲的特别爱护。这样的经历多次发生后,当帕慕克渴望得到母爱的时候,会假装自己肚子疼。渐渐地,臆想的“肚子疼”和真实的肚子疼,神经感应就混杂在一起了。随着年龄的增长,这样的行为被理智压抑了,但潜意识里的反应模式却不是凭意识可以控制的。当他恋爱,感情严重受挫,渴望被爱时,这个反应模式就再次发作——肚子一阵剧痛。

    所以说,弗洛伊德的理论是万灵药,解释那些难以解释的事情尤其有效。

    (我不知道帕慕克如何看待弗洛伊德的理论,感觉他看到我这样的分析的话一定会暴怒。不敬,不敬:D  用帕慕克小说里的话来说,弗洛伊德那样的理论伤害到了事物的“神秘”,因而也伤及美感。)

    Tag:杂谈
  • 2007-09-18

    1936年“最新天津全图”

    上初中的时候,我跟同学无聊时会玩在地图上找某个地名的游戏。一人说一个最小最不起眼的地名,让其他人去找。那时候使用的都是地理教材上的地图,各省的都有。有很多奇奇怪怪的名字,找出来就觉得特开心——上课实在没什么别的好玩,看武侠可能被老师没收,还是这个游戏比较安全,我们乐此不疲。

    上高中时第一次买了份县城地图。城市对我来说是一个全新的体验。一帮同学没事就拿着地图到处闲逛。我们去过的一些地方,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印象模糊,甚至回去的时候可能都找不着了。我能记起一些地点的景象,但是不知道如何去那些地方——是不是有点像桃花源?

    后来每到一个城市,我都会买那个城市的地图。这种习惯一直持续到今天。到一个地方我都会尽量利用地图坐坐公交车,因为那样可以在车上听到当地的方言,见识一些当地人的言谈举止。05年去青海的时候,同行的小路买地图时说,一个地方的地图只能在当地买到。我那时候才发现这个问题,买地图又多了一个理由了,呵呵。在今天,商品全国流动,你完全可以在一个城市买到另一个城市的所有出产。但地图例外,地图是一个地方真正的土特产。

    这是上周末在北京逛书店的收获之一,1936年的天津地图。那时全面抗战还没有爆发,一些租界已经被冠以“旧X国租界”,可能是撤销了。当时天津城除租界外还分为8个区,3个特区。在如今的中环以外,都是郊区,到处是坟地。现在看起来,许多中国特色的地名还是没有改变,但是有明显殖民色彩的地名已经更换了。这在道路名上尤其明显,像“爱丁堡道”这样的洋名字,都换以毫无新意的全国省市名。当然,“爱丁堡”也是个恶俗的名字。

    Tag:杂谈
  • 2007-04-15

    打搅了,孔明先生

     首先播报一则新闻:

    湖北襄樊举行庆典纪念诸葛亮出山1800年

           新华网武汉4月13日电(记者方政军黎昌政)历史文化名城湖北省襄樊市13日在古隆中三顾堂前举行盛大庆典,隆重纪念诸葛亮出山1800年。

        庆典从上午9时30分开始,湖北省旅游局局长郭玉吉和襄樊市委副书记、市长李德炳为诸葛亮铜像揭幕。身着汉服的学子,在三顾堂前齐声诵唱《诸葛亮出山歌》,诵读《隆中对》。

      诸葛亮十三四岁时来到襄樊,17岁躬耕于隆中。1800年前的公元207年,刘备“三顾茅庐”于隆中,诸葛亮提出了著名的《隆中对》,随后出山辅助刘备创立蜀国,形成了三分天下的局面。深厚的三国文化是襄樊最宝贵的文化资源,诸葛亮已成为襄樊的一张文化名片。

      13日上午,襄樊三国文化广场还成功举行了航空飞行器飞行表演。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襄樊还将陆续举行汉江奇石--三国人物脸谱展;书法、美术摄影展、易中天“三国源头话诸葛孔明”讲座;孔明灯会、三国文化沙雕展、三国文化知识竞赛系列活动。来自海内外知名学者还将参加诸葛亮文化学术研讨会。

    刚看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笑得前仰后合。简直,有恶搞孔明先生的嫌疑。可是人家襄樊市是作为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在做的,这严肃于是显得更加可笑。诸葛亮出山有什么值得纪念的?无非就是为了开发旅游业。看看组织的这些活动,“身着汉服”,追赶的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时髦,唱戏似的。至于三国文化是什么,对今天有什么意义,其实未必有几人说得清楚。襄樊现在存在不存在所谓浓厚的三国文化?怕是没有吧。飞行器表演跟诸葛亮有什么关系?哦,孔明灯?至于别的那一系列的“文化活动”,毫无新意。居然还有三国文化知识竞赛这么老土的项目。总之,我们既看不到深入的对孔明先生的理解和认识,也看不到对他的真诚情感。倒反而彰显出整个活动的文化贫血。本来嘛,诸葛亮出山这个事情没有多少文化含量,你非要给他加上点什么,而且又加得那么蠢,自然乏味可笑了。什么叫媚俗?这就是了。什么叫恶俗?这就是了。

    联想起如今祭祀黄帝炎帝,全部都是由政府牵头,文化搭台经济唱戏,说得不好听点就是挂羊头卖狗肉。举办者本身的创意和文化情感就有限得很,文化的壳是空的,你怎么使劲也没用。相反,这样铺张的纪念活动,倒凸显了文化的贫瘠。热热闹闹过后,跟散戏似的。我真是怀疑,有几个人会因为这样的活动而对这个人造景区产生兴趣,以后过去旅游。中国历史悠久,文化灿烂,但是首先要想清楚,哪些历史已经与今天没多大瓜葛,哪些文化其实已经死掉了。把什么东西都从历史的尘埃中挖出来,急功近利,上了彩妆卖钱,可能反而让这些东西再死一遍,甚至可能死得更加彻底。

    发展经济,如今是无所不用其极。这几年,似乎越来越多的人看好旅游业。各种“文化复兴”活动便大跃进似的冒出来,充斥着假、大、空。我们羡慕日本和韩国,羡慕欧洲,人家的历史文化保存得非常完好。惟独我们无法理解人家的那种原汁原味,那种历史与现在的血脉贯通,那种既有继承又有创新的态度。我们无法做到让历史文化与现在的生活连接在一起,不能让人的情感生活在连续的历史当中。如果真要宏扬历史文化,那么我们首先要做的也许是从情感上去认同历史文化,推比古人,自信地依照一种古老的生活态度生活下去。此外,历史文化首先是一个“是什么”的问题,而不是一个“应该是什么”的问题,也就是说,不能为了意识形态的目的而去任意地解释它,并且强行散布这样的解释。无论怎样的扭曲,历史最终都会要回归它本来的面目,谎言总有一天会被戳穿。那些伪造的古代遗迹遗址,那些编造的神话故事,那些断章取义的阐释,注定会是徒劳的。而且现在应该有更多的文化打假!

    文化的承载者应该说是普通百姓,而不是政府。这样的文化活动只有是民间的、自发的,才能保证其真诚、真实,也才能有感染力和号召力。可是这样简单的道理,却被地方政府视而不见,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另外一本账,他们还要继续忽悠下去。本地人有面子,领导有政绩,旅游业打了广告,多赢嘛。可是,这样无根的文化有持续的生命力么?怕是插在花瓶里的花,没几天就要枯萎吧。只是,没有人再深究了。

    回到一开始那则新闻,有意思的是,还有另一则新闻与此对照:日前,西安市委党校历史学教授胡觉照写给教育部教材司一封建议信,认为应将诸葛亮的《出师表》撤出中学语文课本。胡觉照认为,诸葛亮《出师表》发动北伐战争的原因是要报恩于刘禅,表现出的是一种愚忠。因此,《出师表》作为范文被选入初中课本,对没有完全辨别能力的初中生来讲,容易形成“愚忠”思想,不利于形成科学的军事观,甚至不利于形成“止战息兵”的观念。

    不愧是党校历史学老教授啊!如果说诸葛亮是“愚忠”、好战,那么这位老教授是什么?

    我坚信,如果孔明活过来,他看到这两则新闻以后,一定会坚决地死去。

    BTW:没错,我们生活的当代其实就是由一个个荒唐的笑话组成的。我们应该从当代获得娱乐,去古代寻求知识和智慧。

     

    Tag:杂谈
  • 2007-03-22

    也说恶俗歌词

    “面对中国音乐文学界的集体阳痿,我最想问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一句:这个协会是干吗的? ”                              ——鸿水:流俗主义让华语歌坛变得肮脏不堪

    头一次听说,中国还有个“音乐文学学会”。相比作协,这学会可是太低调了,太不著名了。因此被骂也罕见。

    恶俗歌曲,我们已经忍受了很多年。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新浪评论栏目里的这篇文章一通发飙,对《两只蝴蝶》《香水有毒》《狼爱上羊》之类歌词恶俗的歌曲,大加挖苦,说这些“口水歌”、“大白话”把歌坛搞得肮脏不堪。读着大快人心,想起有回去蓟县,在汽车上被强制收听了两个小时的这类歌曲,痛苦不堪。事后觉得,还是坐火车舒服——我宁愿听火车上破音箱里传出来的支支嘎嘎的民乐或者弱智广播节目,也不愿意听这样的网络歌曲。为什么呢?这么说吧,你可能能忍受一坨野外路边的屎,但是你难以忍受这坨屎被塑造成各种你经常食用的食品的外型,摆放在你的餐桌上。

    当然,我们没有理由怀疑,泱泱大国有歌词写得好的作者。问题在于,为什么这样恶俗的歌曲得以风行?

    刘和平谈他写的《大明王朝1566——嘉靖与海瑞》时说,明朝有两大特点:仇富与反智。那么再细究一下,你会发现,这两大特点在延安整风运动,以及以后的多次历史运动中得以发扬光大。仇富与反智已经深入中国人的骨髓。待到暴富时代,暴发户的大量涌现又畸形地强化了这两点。老百姓不会赞美财富,只会眼红财富;老百姓不会从心底里仰慕雅文化,只喜欢看雅文化露出背后的红屁股来。别不信,今天只要哪个高级别领导大喊一声“打倒反动学术权威”“打倒右派分子”,应者肯定还跟文革时一样多;要说均分富豪家产,那你小心点别被挤死。别说世界变化快,物质世界变化是快,人心又变化了多少呢?

    流行音乐本来就是一种非常市民化的文化,有什么样的市民,自然就会有什么样的流行文化,说来也没什么稀奇的。人还是一样的人,凭什么以前的口水政治歌曲大受欢迎,今天的口水情感歌曲就没市场?

    当然,恶俗歌曲泛滥,原因远不止这么简单。它跟社会风气有关系,跟教育有关系,跟政治也有关系,还跟传播方式有关系(网络和KTV极大地影响了它)。如果说一首歌恶俗,就封杀了它,那更加混帐。

    分众时代,各过各的日子吧。

    Tag:杂谈
  • 2006-11-15

    吃肉

    我跟她说,我自己是我自己的重点研究对象。这可以部分解释我的时间是如何被用掉的。此外,这也可以部分解释我的某些神秘主义倾向……我暗地里对自己顶礼膜拜,我把自己当作另一个人,当作一群人,当作一类人,当作上帝在人间造物的代表作之一,我从来都不是一个人,不是一个人。当小蔡笑着跟我提起一个朋友说话的方式,开头总是一句“像我们这样的人”,我一下子就学会了。

    像我们这种吃肉的人……所以我打算如此开始切入这篇博客的正题。我边吃肉边想起一句古文:“肉食者鄙”。还好,如今吃肉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了。你看,我已经尝试过把肉剁成沫和白菜一起炒,尝试过把肉切成块炖粉条,尝试过把肉切成条和尖椒丝一起炒——就在昨天,我又成功地把肉切成大片跟尖椒一起炒……

    昨天下夜班的时候,我心里非常塌实,因为还剩了些肉,可以热一热就着黑啤酒当夜宵。但是我最后并没有这么做,回家直接睡了,转天把它当成了晚饭。我是多么的不靠谱啊。

    “吃肉”有必要转入到一种现实主义的、人道主义的话题:

    有些营养专家建议,中国的农民应该吃肉,不应该以米饭作为主食。很明显的,像美国这种西方发达国家,劳动力再生产的营养来源已经主要依赖肉食,而不是碳水化合物什么的。“吃一两肉的热量相当于四两米!”

    于是,一个老愤青在一篇文章中反驳:中国猪肉与大米价格比一直是1:5,所以吃四两米比吃一两肉合算;其次,在广大的农村地区,一般早上起床以后,都要先把肚子填得满满的,这样干活的时候才不会觉得肚子饿。哪个营养专家,你肚子里装着一两肉,下地干半天活试试!

    我由此想到我们老家的饮食习惯,早饭一般都不是油条什么的,而是白米饭。同样的道理,你肚子里装着两根油条一碗豆浆,下地干半天活试试!

    在农村,吃肉依然是件奢侈的事情,我从小就盼着吃肉。多年以后,对肉的狂热已经成为我的非理性消费。一如弗洛伊德心理学中讲到的那种童年期性创伤给未来造成的影响。我们当地有句方言,“亏伤了”,赞!

    这可以部分解释,为什么我爱吃肉,以及我对米饭感情至深。二者已经成为我潜意识里的依赖,不然,吃再多别的我心里也感觉不到饱。

    那篇老愤青的文章相当精彩,分析中国南方农村食物中包含的政治经济学,刊载于《今日先锋》第十三期。

    Tag:杂谈
  • 2006-11-09

    如果·酷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不带入二十八岁。

    骑自行车从卧室去卫生间。

    中午吃牛肉面,晚上还吃牛肉面。

    爱一个女人,永远拒绝她。

    拥有两处房子,一处上班的日子住,一处歇班的日子住。

    一个人坐长途汽车去海边喝口海水,放次风筝。

    在煤气灶上点烟不烧着头发眉毛。

    喜欢某乐队,不如喜欢自己的门牙。

    爱上看电视连续肥皂泡泡剧,爱屋及乌爱上沙发。

    看看窗外风大天冷,于是打电话请病假不上班。

    “客来一壶寒江水,相对无言但煮茶。”

    5块钱熬过周末还剩5毛。

    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竟带入二十八岁……

    Tag:杂谈
  • 2006-07-18

    认祖

    我是汝南周,呵呵。

     《汝南周氏宗谱》序  (宋)周敦颐

      古之赐姓也,或以功、以爵,或以族世,或以字谥。周为有邰苗裔。氏以国者,周自平王少子烈得姓,始此矣。蠃氏迁鼎,既著版图,溢宇内汝南称最,繇汝徙楚南道州。考以上世系皆可稽,无俟更饰为记。颐少获希夷先生学,毅然以斯道为已任,于勋名澹如也。嘉祐时,过舅氏郑署,谬以一言清疑谳,为有司物色,先司理南安,历康郡知事,惴惴焉虑不称当官。幸际圣天子澄清吏治,访求俊父,凡山林薮泽之中,片雨寸光,靡不罗试奏。颐固樗陈材,何忍效市隐为也。道迩于夏,挈羁南郡,卜莲峰下,构斗室棲之。说者谓秋水蒹葭,可以啸老于斯,颐则以为不然。盖望天之或假以年,候异日秽涤尘净,扶藜返濂水,过城则愀然,入社则喟然,望故庐而依先人之墓,涓然而泣,情不自禁,如列御寇之所云者,此颐志也。今寿未逮下,精神口敝,筋骨牵掣而关若不栳。计为国家报效,宗祖光昭者,殆未可逆臆矣!深虑诸子狃于康,视道为畏途,一传再传,道之庐舍陵寝,其不等于麦秀禾黍者几希薄!书之暇勉取宋谱,嗣续公志而再加编辑,生殁先后暨嘉言懿行,依本纪作为坊表。劳动阡[陌]所系,尤重载之务详;为作别传,以昭世守。设诸子无志旧乡,可于此牒识道之梗概。若后有贤者,望昆仑之墟,穷星宿之海,开卷了然,不类乎晋之谈,颐其后卷幸矣。古云:狐死首丘有味乎,其言之也。识之哉,毋忽!
      皇宋神宗五年岁次壬子秋月  裔孙敦颐沐手书于南康之署内

    天啊,我刚知道,原来族谱这么多。周姓资料:

    http://share.jxlib.gov.cn:8088/datalib/2004/HundredName/DL/DL-20031120170909/


    Tag:杂谈
  • 2006-06-29

    忏悔文

    往昔所造诸恶业,

    皆由无始贪嗔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

    一切我今皆忏悔。

    Tag:杂谈
  • 2006-05-05

    天津房价涨幅

                                                  商品房                                           二手房

                                    成交面积    成交金额     均价      成交面积    成交金额     均价

    2005年春房交会  362套/45208平  23175万 5126    583套/44430平  14353万 3231

    2005年秋房交会  348套/36943.5平 21056万 5700   409套/29893.2平 11397.8万 3813

    2006年春房交会 467套/56621.8平 34274.6万 6053   461套/36707.2平 16981.9万 4626

    2005年春到秋:            商品房均价上涨11.19%    二手房均价上涨18.01%

    2005年春到2006年春:商品房均价上涨 18.08%   二手房均价上涨43.17%

    Tag:杂谈